返回

3696 不敢作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006 喜欢猫吗 (第1/2页)

1184 兵不厌诈
“等一下,”梁白庭一把抓住她,不让她走,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助理,“现在,你可以走了。”
“是是是,我这就走!你们继续!”杨浩向他们做了个继续的手势,然后赶紧小跑着跑了出去。
“都怪你!”看他走了,殷琴哭丧起脸来。
她是个女孩子呀!这下子没脸见人了!
“怪我做什么?”梁白庭一脸无辜。
“杨助理在这里,为什么你都不告诉我!”这绝对是他的错!她不想理他了!
“我都忘了他还在这里这件事了。”梁白庭老实回道。
杨浩睡着了,一直都没吭声,再加上看到她回来,他哪里还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是你的助理,他都还没走,这你都能忘了吗?”殷琴问。
“我为什么要记得他?他又不是我娇妻,”梁白庭说着,伸手抱住她,“反正这罪名已经有了,不如,咱们把它坐实了吧!”
“咳咳!”客厅的门口,传来一声很不和谐的咳嗽声,杨浩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来,“那个……boss,实在不好意思,我……我的手机忘拿了……”
梁白庭隔空冲他做了个“你讨打”的手势,吓得他赶紧捂住头。
“我先上去了。”看到他回来,殷琴赶紧推开梁白庭,然后低着头跑上楼去。
“我说,你这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是吧?”梁白庭双手叉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式。
“要要要!boss,您千万别扣我奖金啊!”杨浩一听要扣自己奖金,赶紧求饶,“再说,也是您把我叫回来的啊,不然,我也没机会来当这么大功率的电灯泡嘛。”
越说到后面,他说得越小声。
“你说什么呢?嗯?”梁白庭带笑地看着他。
“没!我什么都没说!”杨浩赶紧识趣地闭嘴,“总裁,春宵一刻值千金,您还是赶紧回房去吧,我就先走了,晚安!”
说完这句,他就一溜烟地跑没了影。
“跑得够快。”说了这句,梁白庭把视线移向楼梯的方向。
这家伙废话太多,不过有一句倒是说到点子上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他摸了一下下巴,玩味地品读着这句话。
……
殷琴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快速地跑回卧房里。
真是丢死人了!那么大一个活人躺在沙发上,她怎么就没有看到呢!真是疯了疯了!
她拍拍自己的脸,快要被自己给蠢死了!
脑海里浮现出她跟梁白庭热情拥吻的一幕来,更要命的是,她还主动吻他了!
想到自己难得主动一次干这种事情,结果却成了现场直播,她就羞得想要撞墙。以后,她要怎么面对杨浩呢?
有谁来告诉她,她到底要怎么办啊!
感觉脸烫得像是火在烧一般,她拿了睡衣就跑进了浴室里。还是洗澡吧!
……
洗完澡出来,殷琴看到梁白庭已经在床上背对着她躺下了。
见他都没有动静,她猜他已经睡着了,于是动作很轻地走到床边,担心把他吵醒了。这家伙虽然说是在工作,但她知道,他是在等她回来。
其实有时候他真的固执得有些可爱,让她不知不觉又加深了一分对他的喜欢。
或许,这就是这个男人的魅力所在吧!
“晚安!”看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她便躺了下来。
只是还没等她来得及闭眼,她忽然感觉身上一道力压了下来。
“呃,你不是睡了吗?”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殷琴有些惊讶。
“没有等到我家娘子来,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就睡呢?”梁白庭坏笑着说道。
又想起两人在客厅的一幕来,殷琴拿手推他:“别闹了,赶紧去洗澡。”
“我刚刚趁你洗澡的时候,已经在另外的浴室洗好了。”梁白庭回道,完全没有想要从她身上下来的意思。
“哦。”殷琴讷讷地应了一声,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梁白庭拿起手,轻轻地抚过她的脸,伴随着他的指温,挑动着殷琴敏感的神经。
“今天很晚了。”她委婉的拒绝。
“嗯,你说得很对,今天确实挺晚的了。”梁白庭一副很赞同的表情。
“你也是这样觉得的吧!”殷琴问。
“当然了!”梁白庭点头,“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啊?”殷琴实在有些无语,她又不是那个意思!
“夫人,我们还是别再耽误时间了吧,赶紧做完正事睡觉了。”梁白庭催促她。
殷琴看着她上方的男人:“你们男人难道就这么精力旺盛吗?”都夜里两三点了,他竟然还有这么好的雅兴做那种事情……
“怎么,是要我向你证明我到底有多精力旺盛吗?”梁白庭带笑地看着她。
听到他说的话,殷琴的脸又是一红,随即,她莞尔一笑:“想要来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得先打得过我!”
“我去!不带你这样的吧!”梁白庭咂舌。她是部队里出了名的铁娘子好不好!论起格斗来,他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怎么?怕了?”殷琴笑他。
“谁怕了?”梁白庭不允许他的实力被质疑,特别是被她质疑。
趁她不注意,他发起进攻。
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殷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他的手反剪到身后。
“哎哎哎!手都要被你拧断了!”梁白庭在那里叫惨。
“你输了哦!”殷琴得意地宣布。
“我的手!啊!”梁白庭痛苦地呻吟。
看他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殷琴马上松开他,紧张地去查看他的手臂:“你怎么样了?伤到哪了?”
她记得她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吧!难道是她下手没个轻重,真的把他弄疼了吗?
趁她松懈的工夫,梁白庭一个翻身,捉住她的双手,然后举过头顶,牢牢地钳住:“你输了哦!”
看他一脸轻松,哪里像个有事人的样子,殷琴就生气:“梁白庭,你使诈!”
“我这招兵书上有写,叫‘兵不厌诈’,殷上校,你还是个部队的人,熟读过兵书怎么还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梁白庭神气十足地看着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