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963 秦城之情(26)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206 我会乖的 (第1/6页)

494 为什么还是这般清醒?
  “不要紧张,放轻松一点。”傅斯年安慰她。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轻松啊!”顾云憬无语地说道。
  “噗~”傅斯年被她的话逗乐。
  他附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道:“我很高兴你有这种反应。”
  说着,他很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等孩子降生后,他会好好满足她的。
  听到他说的话,顾云憬连耳根都被烧得通红,她刚才怎么能说那样的话呢?真是丢死人了!
  傅斯年重新将她搂进怀里:“什么时候下次孕检?”
  “快了,还有两天。”
  “到时候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那么多公务要处理,不用特意陪我去。再说,我现在的肚子还没大起来,一个人去完全没问题的。”顾云憬很体贴地回道。
  傅斯年没说话,只是更紧地搂住她。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格外香甜。
  …… …… ……
  梁白庭一人占着一张桌子,出众的外表格外引人注目。高档的西服包裹着他健硕有形的身躯,在这样的大排档里显得很格格不入。
  周围的人不时朝他这一桌看过来,特别是女生,有意无意地蹭他一下,希望能引起他的注意。
  可是,他却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此刻,他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他面前的酒上。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迷迷糊糊地冒了句诗,然后又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他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横七竖八地摆了好几个空酒瓶了,而在另一侧,还有两瓶未开的啤酒。
  洪宝玲跟几个同事聚完餐,坐车从这里路过。
  她靠窗坐着,车里很热闹,同事们都在谈论着今天聚餐的趣事,可是她却一点听的心思都没有。此刻,她满脑子都是梁白庭的身影。
  虽然她很为好友找到了幸福感到开心,对她来说,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寒,现在她肚子里又怀了总统先生的孩子,两人能够走到一起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但这样一来,梁白庭就注定会难过了。
  想到上次台风天气,他发了疯般寻找好友时的神情,她的心也跟着抽痛着。
  眼前忽然晃过了他的身影,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
  “停车!”她赶紧拍打车门。
  “宝玲,怎么了啊?你的家不是还没到吗?”前排的同事不明所以地回头问她。
  “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了,你先把车停下来吧!”洪宝玲又回头,看了眼已经远远甩到后面去的某个地方。
  “好吧,那你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咯,注意安全。”同事听她这么说,于是靠边把车停下来。
  洪宝玲应了一声,然后下车,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朝着刚才经过的路返身走回去。
  其实她也不确定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到底是不是他,而且理智也告诉她,不可能会是他。以他那样尊贵显赫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路边摊上呢!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她还是执着地朝着那个方向走着。
  “梁白庭?真的是你?”当走到一家大排档,清楚地看到面前的人真的是他时,她惊讶地睁大眼睛。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梁白庭抬起头来,认出是她,他痞痞地笑了一下:“原来是宝玲啊,坐这里!”
  说着,不顾她的意愿,他伸手,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拉到他一旁的凉椅上坐下来。
  “这里的苍蝇太多了,你帮我挡一挡。”他含糊不清地说道。
  “苍蝇?”洪宝玲朝四周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苍蝇,倒是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频频往她旁边的这个男人打量着。看她在他的旁边坐下来,她们的眼里都多少带了几分敌意。
  原来他说的苍蝇指的是人啊。
  洪宝玲无奈地叹了口气,重新看向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看到桌上摆着的空酒瓶,再看了眼他手里还在不停往嘴里灌的酒,她站起身制止:“你喝了太多,别再喝了。”
  “不用你管我。”梁白庭打掉她的手。
  “是你要我留下来的,我怎么可能会不管!”洪宝玲再次向他伸出手去,“你喝醉了,别再喝了。”
  “醉?”梁白庭冷笑了一下,“我倒是希望我能喝醉,可我他妈的为什么喝了这么多酒却还这么清醒!”
  说着,他生气地将手里的酒瓶往地上砸去。
  “?纭钡匾簧?尴欤??芪С韵?沟娜硕枷帕艘惶??br />  “没事没事,他就是喝多了,发泄一下。”洪宝玲在一旁笑着打圆场。
  好不容易,那些人的目光才从他们这一桌移开。
  她回头,梁白庭又在向老板娘要酒了:“老板,再给我来一打!”
  “梁白庭,你别喝了,你真的已经喝醉了!”洪宝玲说着,又要去阻止他。
  “你谁啊?凭什么来管我!”梁白庭不耐烦地拿掉她的手。
  对啊,她确实是没资格来管他。
  洪宝玲被他的这句话伤到了,动作僵硬地杵在那里,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算了,人家都不待见她,她干嘛要在这里讨人嫌啊?醉死了也活该!
  这样负气地想着,她转身,就要离开。
  “云憬曾经就是请我来吃这里的大排档的。”梁白庭在她的身后幽幽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她说。
  听到他说的话,洪宝玲的脚步停住了。
  “其实她不喜欢我什么,我都可以改,”梁白庭又开始自顾自说了起来,“为了让她喜欢上我,我还认真地分析了一下傅斯年,我认为她之所以会被他吸引,一定是因为他在政治上展现出来的魅力。”
  洪宝玲也不知道为什么,又重新转回身来,静静地在他旁边坐下。“大家都把我看成是纨绔子弟,认为我没有本事,整天游手好闲的,只知道挥霍家族的钱财,可是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我在跟我父亲死扛,因为我喜欢的是金融,而他却非要我从政,所以我便跟他死扛,我宁愿不务正业,也不要选择他给我安排的路。我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却因为顾云憬,彻底打破了我的原则,进了我最不喜欢的政界,我很可笑吧!”梁白庭继续自说自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