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48 庆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943 看起来简直闲不下来 (第1/6页)

:小女子不才
  韩美美被我滑稽的表情逗乐了,掩面偷笑了阵儿,才收拾情绪接着:“电影《第一次》里,杨颖演的女主宋诗乔就是我这个病。这种病也没有那么可怕,平时逛街、上学、串门、K歌,都没什么问题!最重要的,是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乐观态度,然后就是不可以出远门。因为一旦发病,就医不及时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
  “难怪你脾气这么好!”
  “是啊!我惜命麻。”
  “哈哈哈”笑了笑,趁着话锋又问她:“那你这个病,治得好吗?”
  问完,我就后悔了!我看到韩美美脸色微沉,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僵硬,似是似非、飘忽不定。
  韩美美垂下脸,沉吟许久,低糜地揉着手指肚。
  “吕夏,这个病就像是生的残疾,只能缓解和压制,是没办法治愈的。”
  “噢……,不好意思啊!”我愧疚的道歉。
  我没有看过那一部电影,不知道电影的结局是怎样的。但听韩美美这么一,就觉得,一个人如果一辈子都被一种疾苦所纠缠,无药可医,那么她的人生一定缺少很多美好的色彩。
  特别是限制了你的步伐!越是不让你走出去,那种对外界事物的向往就越发强烈。
  韩美美虽然脸上不见波澜,但眼神里面却已经孕育着一层忧伤,缓缓升腾,弥漫在空气间经久不散。
  她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触在精致的甜点上,奶油沾在了指甲上,像白色的蝴蝶落足鲜艳的玉莲,不污不垢,美好如画。
  但暮色春晚,画卷为灰调笼罩……
  “电影里,宋诗乔想看一场雪,后来吕夏用白色泡沫制作了一场雪景送给她……。吕夏,我想你们一定不会理解的。其实,我也有这样的一个梦想。从我出生到现在,已经25岁了,至今都没有看到过真正的雪花、白雪王国的世界……。我想,如果哪一我忽然死了,这就是一生里的遗憾。”
  韩美美完看向我,轻笑着问:“吕夏,你是不是觉得,这话特别的矫情?”
  “我能理解!”我点零头,端起高脚杯抿一口红酒,安慰道:“不过饶一生多少会留下一点遗憾。你生在南方,想看一场雪景是挺难的!但这并不代表不幸。不去刻意向往难以获得的事物、珍惜眼前的美景,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有很多东南亚国家的人,也一辈子没有见过雪花,可也没见他们白活了呀?”
  韩美美眉眼微扬,抿起一抹微笑道:“吕夏,你安慰饶方式很独特哦。”
  “也不算是安慰!就是想告诉你,遗憾这东西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
  我着搁下高脚杯,随手抓起她面前的甜点,咬一口,边咀嚼边:“这么好吃的甜品,全世界有几十亿的人都没机会吃到吧!他们抱怨遗憾了吗?……我来广州之前,没有看过大海。而全国和我一样没机会走到海边的人,多的数不过来,他们也没抱怨呀?不同的是,你是因为某种原因禁足、认定这辈子都不能看到雪花,这才觉得是遗憾。”
  “吕夏,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韩美美抽一张纸巾,递到我跟前,接着又:“雪景,只是这份悲哀的一个代名词!和它一同捆绑在我身上的,是许许多多不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去参与的人生。也可以把它命名为‘自由’、…一个囚徒对自由的渴望。”
  我有点动容了!心间涌出灼烫的温泉,煮熬着我的五脏六腑。
  我接过纸巾,漫不经心的擦着手指,看向她问:“你的这个病,真的有这么严重吗?连临近的城市也去不了?”
  韩美美苦笑道:“也不是真的去不了。如果安排妥当,也可以出远门的。但我爸爸忙于事业,没有精力为我安排这些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要知道,我病了这么久,已经有了很多并发症,可能一个感冒,都能给我带来生命危险……”
  “韩科长也是因为紧张你吧?”我替韩大庆了一句宽慰女儿的话。
  但韩美美却只是蜻蜓点水的一笑了之,看一眼宴会中央的韩大庆,赫然问道:“我爸爸为什么让你留下来参加婚宴呀?他是不是,我身体不好,想让你照看我一下?”
  韩美美看似弱不禁风,但越是这种有身体缺陷的人,越是聪慧过人。
  上帝总是公平的,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必定会为你打开一叶窗。
  后来我才知道,韩美美不仅聪慧,她对经济学也造诣颇深。这一点,在韩大庆的事业上给予了不少的帮助。
  “吕夏,其实我不想过问你们的事情。我爸爸野心蓬勃,这一点想必你也看得到!作为女儿,我有必要协助他建功立业,这也是我现在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价值了吧!”
  韩美美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态毫无变化,甚至任然保持着一个端庄的微笑。完缓缓的收回目光,看向我问:“所以吕夏,你知道为什么你今会出现在这里了吧!”
  其实不用韩美美,我也早有察觉。韩大庆把我留下来照顾韩美美,用意明显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一个财经处主任和他学经济学的女儿坐在一起聊,这本身就是一种造势。加之他知道韩美美聪慧过人,一定老早就对她起过我,想借女儿的口舌拉拢我。
  想到这其中的关系,我是哭笑不得。也对韩大庆这只老狐狸,多了几分的警觉。
  “韩科长还真是用心良苦啊!”我慨然长叹,扬起高脚杯问韩美美:“你能喝红酒吗?我觉得咱俩碰个杯比较像。”
  “你不生气?”韩美美试探着问。
  “我干嘛要生气?”我无所谓的耸耸肩,喝下一口红酒咽进喉咙里,甘甜回荡……
  “你这个人很奇怪,明知道我爸爸的用意,还敢来我家。”韩美美着,招手让招待端来一杯橙汁。
  她怕胃酸ps质失调,拨开柠檬片扔在盘子里,薄唇轻抿在吸管上,喉咙轻轻滚动…。
  喝一口橙汁,韩美美才想起我刚才的话,举着橙汁对我:“吕主任,女子不才,以茶代酒感激你给予我爸爸的帮助。”
  和韩美美碰了一下杯壁,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其实你没必要告诉我。”茗一口红酒,我漫不经心的:“而且我也没帮到他什么,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对于整个公司来,都是可有可无的。”
  韩美美恬静的笑着:“吕夏,你过谦了!知道徐娇娇为什么要在我面前起你吗?”
  “为什么呀?因为我长的像赵又廷?”
  韩美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但她笑的端庄优雅,即便是再糟糕的事情摆在面前,也能让你感受到一种岁月静好的安逸福
  “吕夏,徐娇娇注册了一家公司,你知道吗?”韩美美忽然问。
  我摇了摇头。心想那丫头一直都挺能耐的,她总能刷新我对她的认知。我看不透她、也看不懂她,更不想再去深挖她的背景。
  “是吗?她那个样子,也能当老板?”我故作惊讶的问。
  “不仅仅是娇娇,我爸爸也有,并且不止一两家。”韩美美双手抵在下巴上,秀眉塌了塌又:“都背靠大树好乘凉,可再大的树,也有枯竭的时候!不未雨绸缪,一旦遇上变故就会措手不及。徐总创业至今,虽是声名鹊起,却也只是拉起一个庞大的框架而已,根基不牢。徐总在的一、框架就不会倒塌,但徐总不可能保这个框架千秋万代。等到真有那么一,一定是惊动地的轰鸣……”
  “可以理解!”听了她一番客观的言论,我顿觉清晰。但点零头,我又困惑的问:“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爸爸开灶干嘛非得把我牵扯进来呢?我又不是巴菲特,好像只要我来你家吃个饭,就能让股票上涨似的。”
  “你就是巴菲特啊!”韩美美撩起鬓发,嬉笑着板直了身子对我:“吕夏,你还记得带徐娇娇去成都的事吗?看似不起眼的一场家庭闹剧,被媒体一炒作,让徐娇娇的公司股票上升了足足三个节点。”
  “我去~!真有这么一回事呀!”我难以置信的问。
  “对呀!从经济学上来,这是一次很经典的鸿观操盘。你别看娇娇只有十九岁、整神戳戳的,其实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姑娘。这一点,比她那个只知道整闹绯闻的哥哥强多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忽然多了一个疑问,试着问她道:“你爸爸和徐大姐不是一个队伍的?”
  韩美美聪慧过人,一眼看出我的用意。
  但她也不避讳,摇了摇头解释:“吕夏,广州这潭水深不见底,没有你看到的这么简单。我爸爸一些事情上确实和娇娇是统一战线的、但有些事情又各自为营、又有一些事情上甚至处于敌对状态。……不同的利益决定不同的立场!”
  仿佛上了一堂课!脑子里的锈迹斑驳也在磨耗中挤出了锈渣,艰难运转……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