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51 开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227 58 (第1/8页)

分寸
  闻沧的喉结滑动了下,一瞬不瞬地盯着文泓,眸子里是再也难以掩饰的侵占欲,他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些许,声音沉了沉:“文泓……你要想清楚,你答应了我,可能没有退路。”
  “我有没有退路可不是你说了算,不过——”文泓一挑眉,毫不退缩地往前又蹭进了些,目光垂在闻沧的唇上,用气声道,“闻沧,我不需要退路。”
  闻沧按在窗沿的手上暴起忍耐的青筋,像每个被Omega极度挑弄的Alpha似的,都难抑自己的欲求。
  文泓抬眼,却在闻沧即将吻上他的下一秒抬指按在了他唇上,在按着他唇瓣的指尖吻了一下,眨眼狡黠道:“闻导,注意分寸。”
  而后他便轻笑一声,指尖顺着闻沧的唇珠轻轻划过他的喉结,最后落在他的领口,退开的同时还慢条斯理地替他将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扣上,而后轻快地收手后撤几步,朝闻沧送了个wink,转身摸出兜里的卡刷开门进自己的房间了:“晚安。”
  鼻尖还萦着这人故意留下的一缕醉香含笑的气息的闻沧当然能感觉出来这是他的戏弄。
  被人故意挑出火还给晾着,这是闻大导演生平第一遭,不太好受,但心情还不错。他抬步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刚按在自己唇上的温热指腹仿佛还留有余温似的,勾弄着人去忍不住去回味。
  闻导放弃了他一向坚持多年的自律自持,冲了个放纵那些压抑已久遐念的凉水澡,想起之前给文泓做临时标记时,他跨坐在椅背上下意识流露出一丝脆弱的模样——来日方长。
  剧组里谁也没发觉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化,就连施宴庭也因为之前的尴尬而自觉犯了错,不敢多逼逼,怕被恼羞成怒的表哥打包丢出剧组。
  反倒是方锦砚最先察觉到异常,在午间休息时疑惑地问文泓:“为什么最近讲戏,闻导对我都比对你凶?大家都是Alpha,难道就我被针对了吗?”
  “怎么会,”文泓从谢瑶手里接过剧本握在手里,溜溜达达往闻沧的休息间走,“闻导一向都一视同仁的,方哥你多心了。”
  闻大导演只是吃飞醋。
  其实文泓那天答应闻沧之后回房间自己也想了一晚上,之后要如何跟闻沧相处,他所有的恋爱经验,都只来自于他演过的那些角色、还有他从小看到大的,父辈们的爱情。
  但那都并不适合他本人。
  或许是受从小被Alpha父亲带大、又由Alpha姐姐带着在Alpha堆里混到成年的影响,相比于绝大多数性情温软可爱的Omega,他会显得过分冷静理智,而闻沧就更不必提了,刚认识那会儿他会觉得这人简直就是缺根弦儿的棒槌,现在看来,那副生人勿近的清傲模样下藏着的也是别别扭扭的小性子。
  寻常小情侣间黏黏腻腻的日常在他俩之间并不适用。
  文泓没多纠结,还是打算该怎样就怎样,但是闻导陷入了深思。
  文泓那两次亲吻搅得他一晚上都在做些难以言喻的梦。
  已经亲过了,那下一步呢?
  《明光》的进度即将进入最后拍摄阶段,转眼间也快到了闻大导演的生日。
  只是他一向不喜欢太热闹,剧组里的人对他也是敬畏大过于亲近,就都只在晚上闻沧定好餐厅请全剧组吃饭的时候规规矩矩地同他说了生日快乐。
  别人都怵闻沧,但是文泓不。
  自从闻大导演除夕夜那天在他家小区放烟花被抓开始,那层始终拒人于千里外的冷淡面容就不起什么作用了。
  于是文泓率先给闻沧敬了酒,祝词张口就来。
  席间都安静了下来。
  论资历,剧组里好几个主演都比闻沧年长,也都算成就不菲,以前也或多或少有和闻沧合作过,不是没有主动敬酒的,但都被厌恶有人献殷勤的闻大导演面不改色给推了回来。
  闻沧抬眼同他对视,两人目光交汇的同时都感到这一幕似曾相识——两年前的金苍兰晚会上,由丁亭秋推荐介绍,让文泓主动和闻沧打招呼时也是这样。
  只是那时候的闻大导演同现在的闻大导演不太一样了,尤其是对着文泓的时候。
  闻沧举杯,微微倾身与文泓的碰了一下,神色没什么变化,但能感觉到他眉目间温和下来的气场:“谢谢。”
  文泓弯了弯眸子,浅尝两口就坐回位置上,他明天还得接着拍戏,不能喝太多。
  施宴庭坐在方锦砚旁边眨了眨眼,视线来回在这两人身上转悠,咬着一块粘糕默默发散起他敏锐的思绪——
  这怎么有点公然调/情的意思啊……
  他正琢磨的目光有点散漫地落到文泓身上,被方锦砚瞅见,吃味地抬手在他后脖子上捏了下,施宴庭果然一激灵回了神,鼓囊着腮帮子转脸瞪了他一眼,但很快又被不声不响地哄好了。
  就冲方大影帝这旁若无人的态度,但凡长了眼睛都知道他和这Omega演员的关系,但圈内人对这种事见得多了去了,也不声张多话,只有施宴庭还在怨念方锦砚表现得太明显会被人发现。
  有文泓起头,几个主演也都起身给闻沧敬酒。
  闻沧不想接,神色淡了下去,但瞥见文泓唇角抿着的笑意,在座的也都是在娱乐圈里有分量的艺人,也不好就这样拂了面子显得厚此薄彼,便举了举杯示意道谢,就连坐他旁边的方锦砚他也懒得多把手伸远一点去碰杯,只抿了一口。
  很一视同仁。
  方锦砚看了眼低头吃菜的文泓,默默腹诽道,果然被针对!
  今天是托闻沧生日的福才提前一点收工出来吃饭,明天还是得拍戏,十点不到,宴席就散了,剧组的演职人员们三两作伴,各自回宾馆。
  余酌玉今年寄给闻沧的生日礼物依然是一幅画,不过改了他一向的风格,是山水画,但仍能从他早已成型的笔法里看出他的独特气质,想来今年是和闻栩去了名川大山游历,又被手机里的每年的备忘录提醒,便送了画过来给这个他们很少挂怀的Alpha儿子作生日礼物。
  闻沧人还在影视城,便通知了住宅区的物管帮忙代收。
  他不怎么喝酒,又因为身份地位使然,很少有人会劝酒,但闻沧自觉酒量还不错,今晚那几杯酒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他和文泓都没有要公开这段关系的打算,平日里的相处也没什么太大变化,旁人都看不出什么,他俩房间恰好就挨在一起,回宾馆的时候也便顺路,别人也觉不出有什么问题。
  六月的夜风已经带有初夏的暖意,温温柔柔地撩起人的衣角,拂起一段温情。
  “今天是儿童节。”文泓说。
  闻沧对节日没有什么概念,听到文泓的话后还想了下才微微颔首应声:“嗯。”
  “你生日也是今天,”文泓与他并肩走着,想了想,忍不住笑道,“小时候过生日会不会很高兴?一次性过两个节日。”
  “不会,”闻沧平静道,“我小时候不过节,也不过生日。”
  文泓有点意外地“啊”了声,但转念一想去年进组前遇到过来给他们量身设计戏服的闻栩和余酌玉,又感到这在闻沧家里不过节日似乎才是寻常,就像之前在Elizabeth的时尚秀后台时一样,闻沧和自己父母的关系也并不亲近。
  许是夜风醉人,又或者是今晚的酒的确度数不低,闻沧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没那么理智冷静了,他同文泓安静走了一段路,走进宾馆时经过楼道里的阴影处,不经大脑地轻轻出声了。
  他说:“文泓,我有礼物吗?”
  但下一秒他就重新抿紧了唇,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也有点后悔自己一时的冲动。
  这太不像他了。
  文泓也愣了一下,转脸去看闻沧,却见这个一向冷淡傲气的Alpha有些局促地偏开脸避开他的目光,试图让刚刚一时冲动的问话都悄无声息地消弭在夜色里。
  文泓看着他的侧脸,能看到闻大导演的耳廓微微泛上点红,弯了弯眸子,佯作懊恼道:“抱歉。”
  “我随口问的。”闻沧摇了摇头,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
  “噢,”正好也走到他俩房间的楼层,文泓忍笑道,“那晚安。”
  “晚安。”闻沧插在兜里的手指动了一下,转脸看着文泓动作轻快地摸出房卡开门进去,动了动唇还是没说得出什么别的话,看他关上门才往前多走了几步路回自己的房间。
  刚确定关系那几天气氛正好,若是收工时间早,两人一同回来时还会在门口停驻片刻,文泓会弯着眸子揪着闻沧的衣领凑过去亲一口才回房间,但后来又多拍了几天夜戏,还没来得及养成习惯的晚安吻便又被忙碌的拍摄任务给搅得没了踪影。
  ——没有晚安吻,也没有生日礼物。
  闻沧想,这不应该,他不该是纠结这些事情的人。
  但闻沧刚洗漱完出来就听到门外有人礼貌地敲了三声,打开门却看到捧着一个书本大小礼盒的文泓,倚在门口狡黠地笑着:“抱歉——礼物在我房间,没来得及带去片场给你。”
  闻沧怔了怔,唇角难能自抑地扬起来,连带他原本有些低落的情绪一同。
  他侧开身让文泓进房间,关上门进去便看到文泓将那个礼盒摆在了桌上,示意闻沧拆开。
  礼盒里没什么礼物,是一个六寸大小的蛋糕,上面的糖人既不是什么艺术女神缪斯,也不是什么有着高大上寓意的东西,只是一个面容严肃的小孩,蛋糕上只有几朵简单的花样,一半写着“六一”,一半写着“生日快乐”。
  “祝闻沧大朋友生日快乐。”文泓笑着道。
  闻大导演不过生日,但也大概知道一般人过生日会有什么流程,他看着文泓映着温柔灯光漂亮至极的眸子,喉间紧了紧,就连声音也有些低:“谢谢。”
  闻沧和文泓都不喜甜食,更何况文泓要保持拍戏状态,对于食物摄入这一块也一向严格按照营养师给的要求来,蛋糕也只分食了三分之一不到。
  文泓起身收拾桌子的时候闻沧就站在他身侧,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气氛到位了,连带着Alpha骨子里那些心思也混着现在才显出后劲的醉意冒了出来。
  文泓转身时闻沧以为他打算回房间,趁着心头不想再压抑的欲念抬手攥住了文泓的手腕,拽得文泓一个趔趄,后者才刚站稳,皱着眉想问闻沧这是什么意思便见闻沧顺势抬手托住他的后脑,覆上一个有些蛮横但又有些生疏的吻。
  这大概是闻大导演平生在情感上第一次这么主动。
  文泓眼里闪过一瞬的意外,但很快便晕染上笑意,任由闻沧不太熟练地亲了他一会儿后他便将手里准备带出去扔掉的礼盒袋子信手往旁边一扔,微微后仰离开了闻沧一些,抬手按在闻沧肩膀上微微用力推得毫无防备的闻沧向后退开几步跌坐在床上。
  但下一秒文泓便抬膝单腿跪在闻沧腿间,揪住闻沧的衣领俯身吻了下去,纠缠呼吸间的话语还含着笑意:“闻导吻技好像不太行,唔……”
  没有一个Alpha能听得“不行”两个字。
  闻导学习能力很强,一如他当初在秀郡时不出数月就能十分自然地融入当地人有着浓浓乡音的对话交流中。
  文泓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一贯强势的Alpha拢在了身下,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开了,露出一截他有着漂亮腹肌线条的柔韧腰身。
  “文泓……”闻沧的声音有点哑,唇覆在了文泓的喉结上,引得文泓下意识瑟缩一瞬——这大概就是Alpha某种与生俱来的无师自通的技能。
  两人都不由自主精神抖擞的地方也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文泓屈起膝盖抵住他的小腹稍稍拉开两人间几乎等于零的距离,气息不稳道:“闻沧,明天要拍戏。”
  闻沧沉默了。
  一个总导演,一个主演,谁都不能无故缺席。
  “你故意的,是吗?”闻沧没动,埋首在文泓颈间。
  醉香含笑,的确醉人。
  “我没有。”文泓勾了勾唇,悄悄收起了自己引诱似的信息素,笑道,“闻导,在剧组里要注意分寸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