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153 脑补是种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338 小心点…… (第1/4页)


  奈落, 羁绊值100。
  物吉贞宗,羁绊值100。
  铃音盯着这两个数据许久。
  她能理解物吉小天使的羁绊值,人家又甜又软又暖心,在主线任务上给审神者提供帮助实在太正常了。但是……
  为什么奈落也是100啊!
  铃音曾以为, 所谓羁绊值只是好感度含蓄的说法。羁绊本来就是描述人与人之间彼此牵扯的状态,后来,更是渐渐衍生出了种种和爱情相似的含义——比如说, 某本乡村爱情漫画里, 更是公然用羁绊描述男主角和男二号之间只有你我的感情状态。
  但现在看来, 铃音可能误解了什么。
  奈落会爱……好吧, 更浅一个层次的说, 奈落会喜欢她吗?这种可能性甚至无需经过细致思考,铃音就能飞快地给出答案:
  不可能。
  她将对方当做可攻略的选择之一时,奈落尚且说杀人就杀人, 干净利落,没有一点于心不忍。现在,铃音更是能躲就躲, 半点没有掩饰对奈落的惧怕, 奈落难道还能对现在的她生出情愫来?
  喜欢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铃音很怀疑,自己如果给奈落一个破绽,对方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不不不,这根本就是肯定啊, 还用得着怀疑吗?
  “好消息是, 八个人凑齐了?”铃音犹豫不定地说。
  被狗策划坑了太多次, 以至于主线剧情完成在即,铃音宛如惊弓之鸟,总觉得狗策划还有什么“大餐”在后面等着她,才会在前面环节放她一马。
  唔,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铃音错觉,她总觉得最后这两个名额填满的过程,确实太过巧合了。
  物吉贞宗是这么描述:“很早以前,我就一直在寻找奈落的踪迹……就算无法拯救您,我也无法容忍杀害您的凶手苟活于世,但奈落太狡猾了,我几次找到和他相关的传闻发生处,他都已经离开了。”
  ——到这里为止,还是很正常的。
  “我也听说了奴良组的总大将和妻子之间的狗血传闻,只是没有往您身上联想。”
  ——这个小插曲可以不提,真的。
  “后来,我得知了安倍晴明大人想要复活您,同时,奈落也在试图破坏这个仪式。我就急匆匆地赶过来,刚好遇到了滑头鬼父子,依靠奴良组的帮助,最终抓住了奈落。”当然,战斗的细节比物吉贞宗描述的更加惊心动魄,九死一生。
  奈落敏感多疑,阴谋多端,即便物吉贞宗在实力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仍险些被抢走四魂之玉,好在,这一切都顺利地结束了。
  铃音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那么,是谁告诉你这些消息的?”
  物吉贞宗很快回答:“是奈落的人。”
  “奈落的人?”
  “嗯,可能是他分|身之类妖怪?”物吉贞宗迟疑不定地描述,不过,对方身上很干净,没有妖气,看起来完完全全是个人类,“不过奈落已经承认了,是他故意安排了人告诉我这些消息,就是为了伏击我,夺取四魂之玉。”
  现在,四魂之玉仍然在物吉贞宗的项链坠处闪烁。
  哦,奈落亲口说的。
  奈落确实有这种奇怪的习惯,每次占据优势时,他都忍不住主动跳出来,告知敌人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然后惨烈翻盘……
  铃音有点想笑。
  物吉贞宗也笑起来了:“可能是我够幸运吧。”
  铃音终于被说服了。
  或者说,以她原本就不怎么擅长阴谋论的小脑袋瓜子,本来就很难寻找到一个被两位老狐狸共同推敲过阴谋的破绽。她终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那么就通知晴明大人,我已经准备好八位人选了。”
  ……
  ……
  在遥远的某个妖怪驻地里——
  “大天狗大人身上发生什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
  小天狗们扎堆成团,窃窃私语,交换着情报。然而,没有一只小天狗能说得清,他们驻地里最强大的大妖怪,天狗们的崇拜对象,大天狗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唯一肯定的只有——
  大天狗最近心情不是很好。
  这会儿,又有一道新的命令颁布下来:“喊太郎坊上来。”
  很快,老天狗太郎坊就毕恭毕敬地合拢翅膀,守在大天狗的门口:“殿下,有什么吩咐吗?”
  “羽衣狐那边没什么消息吗?”
  “没有。”
  这是今天第六次询问了。
  撇开“正义”事业之外,大天狗是个又宅又懒的大妖怪,具体表现为,他对除了“正义”之外大部分事情都不感兴趣,能不做就不做,偶尔兴趣来了,才会插手。
  那也只限定于兴趣来了。
  而兴趣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就连太郎坊都从来没见过,大天狗这样持之以恒地对某件事抱有如此浓烈兴趣时。昨天,大天狗问了三十二次,前天,大天狗问了二十七次,严重干扰到了天狗驻地的正常运作。
  老天狗忍不住问:“殿下,如果您想知道什么,为什么不自己前去看看呢?”
  翅膀长在大天狗背上,只要他想,没有任何妖怪能拦得住大天狗的前去。这是事实。
  然而,大天狗还在闹别扭。
  这也是事实。
  简而言之,如果是羽衣狐召见,而他大天狗“恰巧”去看看情况。这是“巧合”。但如果是大天狗主动前去,感觉上就像是他像个舔狗般、非常掉价、毫无自尊心、地跑到铃音面前献媚。
  这两者的意义完全不同。
  大天狗瘫在床上,巨大的翅膀展开,翅尖也没精打采地垂下,无聊地扫动拨开地面上落下的黑色羽毛。大天狗的想法很美,唯一的困扰只在于……羽衣狐这不按照常规做事啊。
  好烦哦。
  大天狗猛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说起来,太郎坊,你们会不会主动地帮羽衣狐做事,比如说觉得她可能遭受危险去保护她之类的?”
  “不,不会。”
  他真正的首领是大天狗,至于羽衣狐,更接近于扯虎皮拉大旗的掩饰。羽衣狐的命令还是会听,但积极程度绝对不高。
  哦,这条路也行不通。
  然而想去,想去,就是想去。
  大天狗头疼地抱住大翅膀,就这么几天,他就已经快将自己的翅膀撸秃了,偏偏就是想不到一个好办法。
  可恶。
  不管了。
  只要他自己觉得自己不是大舔狗,难道还有人胆敢再多说一句话吗?!对,没错,就是这样,拿出你身为日本三大妖怪的霸气来……
  然而就是做不到。
  烦烦烦。
  今天的大天狗,仍然没能走出家门。
  ……
  ……
  毛笔蘸满墨汁。
  黑晴明用指甲拈去毛笔上一根掉下来的兔毛,在复活仪式正式进入准备阶段之后,光是绘制需要的符?,就生生画秃了十几根毛笔。
  当然,成果也是斐然。
  这个占地面积足有一个小篮球场那么宽广的阵图,正是黑晴明日夜不眠的工作成果如果不是半妖之躯远比人类要强悍,否则,黑晴明早就累趴下了。
  即便是现在,他浓重的黑眼圈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最后一笔饱含灵力的笔画画上。
  整张阴阳阵终于完成。
  黑晴明仍然不放心地检查了两三遍,验证了每一块区域的灵力运转状况,确认没有任何疏漏之处,才松了一口气:“完成了。”
  “我们应该怎么做?”
  “先把骨灰倒进阵图中央。”黑晴明吩咐。
  物吉贞宗捧着骨灰往下倒,但骨灰尚且没有落在地上,就在半空中化作斑斑点点燃烧的磷火,磷火们彼此勾连,勾勒出一个浅淡的人形形态,摇曳不定,仿佛眨眼间就会被风吹灭。
  “铃音你站过去。”
  铃音依言照办,她刚踩到阵图中心,就感觉到一阵烧伤般的阵痛。骨灰磷火猛然光芒大作,原本只是朦胧的人形,现在甚至细腻到能看到对方柔美的五官。
  它长得很像铃音,皮肤上的火焰颜色深深浅浅,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之后,黑晴明又将参加仪式的八个妖怪/半妖分辨安排在八个方向,并且吩咐他们割开皮肤,将鲜血涂在指定的位置。每一份鲜血落下后,阵图都被点亮了一部分。
  很快,就只剩最后一个人了。
  黑晴明站定在奈落边上,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是唯一一个仍然被锁链符?绑起来的妖怪,这样一来,自然不可能主动伤害自己,流出鲜血。
  奈落深深地看了黑晴明一眼:“我没有选择了,是么?”
  “当然。”
  “我自己来。”
  奈落看见黑晴明仍然无动于衷后,忍不住露出了讥讽的微笑:“事到如今,我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你难道觉得,除了乖乖听话之外,我还有别的什么选择吗?”
  “哦,你说的没错。”
  黑晴明说完,就在奈落手臂上砍了一道口子:“那你就乖乖听话让我动手,不好吗?”
  染着瘴气的墨绿色血液滴下来,点亮了最后一幅阵图。奈落面色有一瞬间的狰狞,但随即又被很好地掩饰过去。另一边,黑晴明已经开始吟唱咒文,地面上的鲜血仿佛活了过来,遵循着某种奥妙的轨迹纷纷串联流动。
  要动手,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