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817 你丫早晚遭报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601 :江陵攻防战(下) (第1/5页)


  不止谢菡, 殿中其他人听到天启帝这句话,也露出吃惊之色。
  杜若华更是不敢置信。
  她明明是揭发谢菡同时与两位殿下有染,不安于室的, 怎么到头来, 陛下却给谢菡和晋王殿下赐婚了?
  写一本和晋王谈情说爱的话本子就能当晋王妃?
  谢菡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赵臻才要跨进门的脚不由收住, 他就站在殿外, 紧张的看着谢菡。
  空气中仿佛瞬间凝滞了一般, 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辨。
  谢菡知道,这会大家都在等她的回应。
  她心横了一下,以额贴地, 恳切道:“陛下, 臣乃粗鄙之人,实在是配不上晋王殿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怎么,你不乐意?”天启帝面容沉了下来,话中也加了几分迫人的威严。
  谢菡头深深埋在地上, “陛下若是去打听的话, 便知臣在皇城之中的名声,委实算不上好。晋王殿下天之骄子, 人中俊杰,理当寻更好的女子相配。”
  “明白了, 你这是看不上晋王。”天启帝叹了一口气,紧接着,他便将手中的话本往谢菡身上砸去, 他怒声质问,“谢菡,你好大的胆子!朕的儿子, 岂有你来嫌弃的份上!”
  那话本带着雷霆之势落在谢菡身上,谢菡不由发出了一声闷吭。
  “菡菡。”赵臻看得心中一紧,连忙迈步走进殿内,来到谢菡身旁。他蹲下身子,扶住谢菡的双肩,关切问道:“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随即,便质问起天启帝来。“父皇,你打她做什么?还不赶紧宣太医来看看。”
  他都舍不得碰菡菡一根手指的。
  天启帝回道:“不过砸了一下,不会将人砸出好歹的。”
  谢菡也道:“晋王殿下,微臣无事。”
  赵臻却仍不放心,“你别逞强,我又不是没被父皇扔过书,他手劲儿大着呢。”
  天启帝看的头疼,他这儿子,怕是一头扎了进去。
  “谢菡,朕再问你一遍。晋王以真心待你,你也仍要拒绝朕的赐婚吗?”
  谢菡沉默。
  她不是不知赵臻待她的好。
  可是这会要答应的话,心里总归是有那么几分不甘愿的。
  “臣……”
  一个字刚出口,天启帝便怒声止道:“够了,你去外面跪着去!”
  “父皇!”赵臻连忙跪地,“请父皇开恩。”
  天启帝看得有些心疼,“除皇后外,其他人都出去,朕有话要单独和晋王说。”
  陈寿遵令,指挥着内侍清场。
  谢菡一言不发到了门外,退了大约十步的样子,撩了衣摆,继续跪了下去。
  “菡姐姐!”章明萱叫了叫她,“你这又是何苦?”
  杜若华也不明白,谢菡究竟在作个什么劲儿。只要答应了赐婚,她就能是高高在上的晋王妃了。这个位置,皇城多少少女想求却求不来。
  谢菡挺直了脊背,什么都没再说。
  殿内,赵臻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谢菡身上。
  半晌,他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他郑重道:“儿臣肯请父皇,为儿臣和谢菡赐婚。”
  “小九,”天启帝无奈叹了一口气,“你也看到了,谢菡她心中根本没你。”
  赵臻唇边溢出一丝苦笑,“儿臣知道。所以儿臣还有一事要求父皇,赐婚旨意写好之后,暂不宣召,由儿臣和内侍省各自保管。”
  天启帝几乎是一瞬间明白了赵臻的用心。他求赐婚旨意,是因为认定了谢菡这个女子。可是秘而不宣,又是不想强迫谢菡。他这个儿子,是想趁着旨意不宣召的时间,赢得谢菡的心啊。
  只是这样一来,他未免也太苦了。
  天启帝道:“你又何苦娶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子,皇城中那么多女子,想当晋王妃的比比皆是,朕再另外给你指一个便是了。
  “若是能娶别人的话,儿臣早就娶了。”赵臻道,“自儿臣求着去明远学堂读书的时候,就认定了她。除了她,儿臣谁都不娶。”
  “可是到最后,谢菡还是不想嫁你,那又如何?”天启帝问道。
  赵臻攥了攥手心,坚定道:“那便强娶!”
  不过这是最坏的结果。
  在那之前,他还想努力一把。
  章皇后静默半晌,无奈道:“陛下,就全了小九这一番心意吧。”
  天启帝最终妥协,“旨意写好之后,朕会派人送到你府上。”
  “还请父皇现在就下旨。”赵臻不放心道。眼下菡菡触怒了父皇,若是有赐婚旨意的话,那她就是自家人了。父皇待自家人一向比较宽容的。
  天启帝一噎,“你就这么着急?”
  “请父皇现在就下旨。”赵臻叩首。
  “陈寿!”天启帝喝了一声。
  陈寿立马便去准备东西了。
  天启帝写下旨意,盖了玺印,将属于赵臻的那一份递到他面前。
  “现在已经如你所愿了,起来吧。”
  “多谢父皇。”赵臻忙将圣旨给收好,生怕天启帝反悔一样。
  “那父皇,既然旨意已下,菡菡那边,是不是该让她起来了。”
  “谢菡当众拒婚,不罚一罚她,我皇家颜面何存?”天启帝道。
  外面那些人可不知道他已经给谢菡赐过婚了。
  若是轻飘飘将事情揭过,让旁人都以为大乾的皇子是那么容易被嫌弃的吗?
  “小九,就听你父皇的吧。”章皇后劝道,“这已经是他做的最大让步了。”
  “……是。”
  赵臻这下没再抗拒。
  天启帝还有政务在身,不能在凤仪宫多留,和章皇后交代了一声,便领着陈寿离去。
  待经过谢菡身边的时候,他肃着脸道:“你就跪在此地,朕没有吩咐,不准起来。”
  “臣领旨!”谢菡道。
  这会领旨倒是领得爽快。天启帝哼了一声,迈步离去。
  不多时,他身旁的陈寿折转了回来。
  陈寿看着杜若华和孙玉珍两个,挥了挥手,对身后的内侍道:“带下去。”
  那些内侍领命,赶紧拖了杜若华和孙玉珍两个下去。
  两人才待喊叫,那些内侍仿佛有经验似的,将人的嘴给堵了上去。
  四月午后的阳光,本该慵懒而又惬意,可是谢菡跪得久了,却觉出几分逼人的灼热。
  身子渐渐有些乏累,脱力,额头上也有汗珠沁出。
  赵臻出来后见她这副情景,连忙寻了一把伞,遮挡在谢菡头上,又用袖子给她擦了擦汗。
  “殿下,你这又是何必。”谢菡道,她可是刚刚拒过婚,害得赵臻在那么多人眼皮底下丢了面子。
  赵臻藏了藏袖子里那道明黄的旨意,只道:“我对你好,你受着就是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他就不信,这人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捂得久了还不能给捂热?
  “渴了吧,我这便让人给你送水来。”
  “我这是在受罚。”谢菡提醒着赵臻。
  赵臻道:“知道,父皇罚你跪着,又没罚你不能喝水。”
  赵臻仍旧命人送上水来。
  他将水送到谢菡唇边。
  谢菡摇了摇头,拒不肯喝。“殿下,这样不合适。”
  赵臻目光落在她起了皮的唇上,眸光沉了沉,将杯子端起饮下一口。
  随即他按住谢菡的后脑,凑了上去。
  两唇相接间,甘洌的水渡了过去。
  谢菡:“……”
  她一时呆愣,不知该做何反应。
  一旁的章明萱不由吸了口凉气,将手挪到自己眼睛上,却又忍不住裂了缝,观察着面前的二人。
  没有想到,九表哥这个人骚包起来,真是可以。
  明明菡姐姐是在受罚,她却觉得被喂了一嘴的狗粮。
  谢菡很快回过神来,推开了赵臻,她用袖子擦了擦泛着水光的唇,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会她跪得又痛又累,已经没力气跟赵臻生气了。
  不多时,章皇后就打发了人出来,“章小姐,皇后娘娘请您进去陪她说说话。”
  院子里的宫婢也不知道何时退去,只留了赵臻和谢菡两人在。
  赵臻将杯子凑近谢菡唇边。
  谢菡生怕他又将刚才的事儿做一遍,只好低头,小口小口得饮了起来。
  她这一跪,便是从午后跪到了太阳落山。
  天启帝来凤仪宫用晚膳的时候,看了看跪着的谢菡,仍未叫起,径直到了屋中。
  章皇后忙过来迎接,看着院中的二人,心也不由得软了。
  “陛下,谢菡跪了这么久,该让她起了吧。”章皇后道,毕竟这是未来的儿媳妇。
  天启帝却道:“还不是时候。”
  若无其事得用完膳,令宫婢掌上灯,天启帝拿着先前未看完的话本子,继续看了下来。
  一连跪了数个时辰,就算有赵臻在旁边照顾着,谢菡的体力也吃不消了。
  渐渐得,谢菡觉得眼前模糊了起来,软软得往一旁倒去。
  “菡菡!”赵臻连忙接了过来,将人给揽进自己怀里。
  “快,去问问父皇,菡菡这惩罚结束了没有?”赵臻急道。
  不多时,陈寿便出来了,带来天启帝的话。
  “陛下有旨,谢教丞的惩罚到此为止。”
  赵臻连忙将谢菡打横抱起,就要离去。
  陈寿在后面道:“殿下,陛下还说了,眼下韶华宫已经落锁,未免惊扰他人休息,您可将人先带回重华宫照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