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4 阴霾(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968 尽力了 (第1/3页)

不承认
  “啊啊啊啊啊啊!蝼蚁,你这个肮脏的私生子,竟敢伤我。”惊雷般的暴喝声在这片天地间猛然爆发,回音不绝,许多聚星宗弟子也被震的当场爆体而亡。
  强横的暴喝正面洛?冲击过来,让他的气血沸腾,一口腥甜哽在了嘴角。
  所幸这道攻击只是针对洛?,这才让已经没了玄气,又被聚星宗弟子打的鼻青脸肿的缥缈宫长老们没有收到太大的伤害。
  顾及到长老们的被波及,洛?快速的掠出大殿,那名老者紧随其后。孔修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薛老他们一行人。
  吩咐了聚星宗弟子提起已经被打的肋骨尽断的长老们,向着洛?逃离的方向追去……
  “轰隆!”
  刑天兽眸子中充满了不甘与不可置信,轰然倒在了这片被雪浸透的土地上,它想不通,想不通自己只是答应了孔元蹇这个小蝼蚁为他效力三年而已。
  只是简简单单的打个架,然后自己就可以回去了,这个孔元蹇给它的承诺,让刑天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孔元蹇。
  毕竟他躲过了自从上古后的那场灭族刺杀后,一直安安分分被封在瓷瓶上,是孔元蹇将他从那个无聊的地方放出来的。
  它们刑天一族向来好战,帮助孔元蹇的杀戮,那是刑天最为兴奋的时候。
  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这片天地灵气的匮乏,所以作为上古异兽的刑天更加的自大起来。
  临时的时候,它那双巨大的眼珠子死死的瞪着杜陌颜的身影,它不能理解一个元修初阶的蝼蚁,竟然是取他性命的人。
  在所有的不甘中,刑天兽轰然倒地,结束了他这戏剧版的一生。那只巨大的独眼慢慢的闭合了起来。它的身体,化作无数的碎片,消散在了这片虚空中...
  而杜陌颜的目光,遥遥转向玄气暗涌的缥缈内院……
  杜陌颜没有搭理孔元蹇的自导自演一句,仍是神色淡淡,红唇张合间,直击要害的一句话就从她的嘴里吐露了出来:“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放了你?或者说,你一个人换不来我们缥缈仙宫那么多条命?”
  顿了顿,不再查看孔元蹇慢慢变黑的脸色,杜陌颜像是自言自语的对着周围的缥缈宫弟子开口:“哦……!懂了,原来这位尊贵的聚星宗少宗主,没有外界传闻那般在剑阁得脸。”
  狠厉的一脚踩踏在孔元蹇的背上,踩得他直直抽气:“嘶~臭娘们,你敢踩我!”孔元蹇满脸怒气的怒骂。
  “踩了就踩了,我不过踩一个手下败将,丧家之犬,又有什么踩不得的。”艳丽的红唇再度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杜陌颜清丽的脸上,此刻已经充满了嘲讽之意。
  孔元蹇这才像是认识到自己的处境,软了几分语气:“你放了我,我在剑阁地位很高,我可以以我的名义发誓,从此再不找缥缈仙宫一次麻烦。”
  杜陌颜看都没看他一眼,口中的言语如同锋利的刀,句句犀利:“既然你都说了你有很高的地位,拿你你交换岂不是更好,更妙?嗯?”
  看似随意的一脚,重重的朝着孔元蹇的伤口处再度附上去,孔元蹇发出一声惊天的嘶吼:“臭娘们,你死定了,我要让你好好体会勾栏瓦舍得滋味,我要刮花你这张婊子脸,我要让你后悔惹了我孔元蹇。”
  孔元蹇神色疯狂的大声嘶吼,一脚将这个废物踢到边缘,扔给了缥缈仙宫的弟子,杜陌颜的语气冷漠:“带上这个废物,我们去端了聚星狗的窝。”
  捆绑了孔元蹇,杜陌颜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缥缈仙宫的方向赶去。
  “小崽子,你倒是继续逃呀,脚底抹油这种事,你们洛家人干起来倒是挺顺溜。”老者气恼的刮了洛?一眼,鹰隼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幽暗的光。
  洛?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微微扫了一眼这个不停想要把自己和什么狗屁洛家扯在一起,又大肆言语侮辱自己母亲的老狗。
  眸子里掠过丝丝的狠绝,母亲说的对,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待畜生就不应该用对待人的礼节来招呼。
  随着思绪的飞扬,洛?的手中,无声无息的玄气悠悠的升腾起来,缓缓注入身后浮现的玉麒麟身影中。
  那尊暴怒的玉麒麟一声狂吼,巨大的兽脚从天而降,扑向那个剑阁的老贼,锋利的爪子亮出冰冷的弧度,紧随爆烈的麒麟踏之后,准备将这个老狗一击致命。
  即使眼看着这个老狗就要被麒麟踏一击必中,洛?的面色也没有丝毫的轻松,他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个上界来的长老,会没有一丝一毫的保命手段。
  果然,剑阁长老的剑柄上,升腾出一股淡淡的黑气,将他笼罩了起来,麒麟踏结结实实的落了下去,却如同虚设。
  老者对着洛?诡异一笑,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是在洛?的身后。他意味深长的扯了扯唇角,手中有神秘的雾气浮出。
  那些黑色的雾气如同扯不断的牛皮糖,锲而不舍的缠绕在洛?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围绕了起来。
  无数的黑色雾气像是找到了回家的路,直直钻进洛?的肌肤,脉络,骨骼中,最后汇聚的方向赫然直指洛?身后的麒麟虚影。
  这股狡猾的雾气,它的目标显然是洛?的天赋神通,无尽的痛苦质感从洛?的体内传出,逼得洛?嘶吼出声,无比凄厉。
  “老狗,你对我做了什么?”洛?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了几分,厉声逼问着老者。
  老者诡异的一笑,嘴角上扬:“桀桀桀……乖,我的好猎物,过会就不疼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者的脸上显露出诡异的慈祥笑容,说话的语气越发的温柔了起来,甚至他的身体越发的接近了洛?的耳侧,就仿佛对情人温柔的喃呢。
  洛?的神色一寸一寸的僵硬了起来。他身体的变化让他意识到,这个该死的老狗,恐怕是想夺走他的天赋神通。
  虽然他在此之前,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够掠夺别人的天赋神通,但是这个老狗身上种种的诡异表现让她不得不相信。
  如果他在这样继续保持被动的防御,那他的天赋神通绝对会被这个老狗剥夺。想到这里,洛?的眸色一沉,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得动用保命招数了。
  缥缈宫山门
  两门聚星宗弟子百无聊赖的打了打哈欠,来回的走动着,一名弟子戳了戳旁边的弟子,有些不甘心的开口:“嘿!大兄弟,你不觉得不公平吗?”
  另一名认真巡逻的弟子闻言,面露惑色,犹豫了半晌,他终究还是开口嘀咕:“兄台怎么说?”
  那名面上有所不甘的男子,小心翼翼的瞄了瞄四周,对着那名有所疑惑的男子招了招手,等着男子附耳过来时,他的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意。
  “你下去问问阎王爷吧!聚星狗。”充满愤恨意味的话语猛然在那名弟子的耳边炸开。
  那名弟子抬眼,踉踉跄跄的捂住了腹部不停留着血的伤口,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盯着对面的男子。
  那名男子已经在他的注视下,轻快的从脸上撕下一层小巧的面具来,他的手中,沸腾的玄气慢慢平息下来。
  捂住伤口的聚星宗的弟子身体软趴趴的跌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守山者,在自己的眼前大变活人。
  不甘心瞪大了眸子,想要嘶吼几声示警,却被瞬间毙了命……
  “唉!不愧是上一届内院第一人,聂枫如此的风姿,当得为我们缥缈仙宫的中流砥柱。”那些长老们一边感慨着,一边迅速的向内院摸索进去。
  锐利的刀刃突的从洛?的身体内爆射而出,那是柄浑身泛着白色光晕的刀身,两指宽的刀刃上映射着青碧色的光。
  这柄刀出来的时候,老者的脸上一僵,因为他明确的感应到,自己发出去的那团黑雾,和自己失去了联系,刀刃如同临世的霸主,以强横的姿态撕开了那些如影随形的雾气。
  当那柄泛着纯白色光芒的刀身出现在他的眼帘中时,老者更是惊叫出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隐神……”
  老者神色恍惚的自言自语起来,趁着这个老狗神情恍惚的时候,那柄刀已经破开所有的雾气,尽数将他们吞了下去,似乎还意犹未满的晃荡了几下。
  像是一个喝醉酒了的孩子,到处飘忽着搜寻起来,想要找寻更多的黑色的雾气,随着老者的目光掠向它,那柄刀宛若有灵一样,直直扑向了剑阁老者。
  它在这个老头子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味,是它喜欢的那种味道,这柄刀身传出强烈的意念,他想要去那个老头子身边,刀身焦急的对着洛?叫嚷。
  洛?怔愣了片刻,却是很快的回过神来,操控着自己的意念,让那柄刀飞到了老者身边。
  那柄刀泛着幽蓝的光芒,悬浮在剑阁老者的头顶,将他快速的锁定起来,刀身再度欢快的颤动了几下,似乎是为自己捕捉到猎物而欣喜不已。
  刀刃朝着老者横劈下去,惊的老者浑身冷汗,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惨叫声响起,却不是剑阁长老的声音,洛?的面色在一瞬变得格外的阴沉。
  缥缈仙宫的一名长老,此刻已经气息奄奄的倒在地上,半边身子不翼而飞,剩下的半边身子,也在被诡异的白光慢慢侵蚀。
  孔修挟持着一众毫无还手之力的缥缈仙宫的长老们,话中带着少有的急切,一把将那些长老扔在地上,冲到了剑阁老者身前,开口询问:“大人,您没事吧。”
  老者恼怒的拍了拍自己衣衫不整得衣物,神色阴翳的看着对面的小子,未曾理会孔修一句。
  这让本来准备拍马屁的孔修,面子上一下子挂不住起来,不渝了片刻,孔修的脸上再度堆起了虚伪的笑意。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恭维,身子微微蜷缩了几分,恭敬地立在剑阁老者的身前说道:“大人,这个消小子就不劳烦你动手了,我来解决了他就好。”
  似乎是怕老者有所误会,孔修又急急的加上了一句:“我这样说并不是质疑大人的能力,只是不想让这么一个小子脏了大人的手,大人不要怪我多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