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242 让他检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076 观棋 (第1/1页)

735 没情调的人
傅建军跟军部那边通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期间被妻子用口型催了好多次。
“你这是怎么了?以前都没见你这么催过我。”挂上电话,他有些责备地看向妻子。
“你吵到我睡觉了,快点,赶紧去洗澡睡觉!”杨舒兰不耐烦地说道。
“你以前追剧的时候,我都没嫌你吵,我这还是为了公事呢!”傅建军颇有些委屈。
“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洗澡去!”杨舒兰在床上躺下来,对他说了一句。
这老太婆今天真是奇怪得很。
傅建军盯着自己的老婆看了几秒,终归还是拿了睡衣去了浴室。
等他洗完澡出来,正准备摘了眼镜睡觉时,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差点吓了一跳。
此刻,杨舒兰半撑着身体躺在床上,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条桃粉色的睡裙,虽然不是特别暴露的款式,但裙身很短,再加上是躺着的缘故,只能勉强遮住大腿根。
“你……你这是做什么?中邪了?”见妻子大半夜的如此反常,傅建军微挑了一下眉问道。
“老公,我这样穿好看吗?”杨舒兰的声音娇滴滴的,说话的时候还冲他抛了个媚眼。
“你能不能正常一点说话?”妻子的话听得他一阵鸡皮疙瘩。
“讨厌,人家平常就是这样说话的啊!老公,你过来啊!”杨舒兰耐着性子,朝丈夫勾了勾指头。
傅建军差点摔倒。
他走过去,反复地捏着自己老婆的脸观察了一下:“这是中邪了还是怎么了?”
“你才中邪了呢!有没有情调啊你!”杨舒兰好好的心情全都被丈夫给搅没了,一把打掉他的手。
听到妻子的语气恢复正常,傅建军才总算舒坦一些了:“所以你没事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做什么?还有刚才你那娇滴滴的语气?受什么刺激了你?”
“你真是木头得无可救药,我当初到底看上你什么了啊!”杨舒兰被丈夫的话气得半死。
今天她听顾云憬夸她气质很佳,后来她回了房间,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脸,觉得确实还是挺有几分风韵的。
而这条桃粉色的睡裙是顾云憬前段时间逛商场的时候买回来送给她的,当时她一看到这么有挑战性的颜色,直摇头说她老了,镇不住这样的颜色的,可是顾云憬却一口咬定她穿一定好看。
想到他们夫妻两人好久都没有做过有情调的事情了,于是她这才把压箱底的这条睡裙拿出来,可那个老古董竟然说她中邪了!
真是气死她了!
她一个翻身,拿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关灯,睡觉!一点情调都不懂的老古董,还不如你儿子呢!”
现在她突然好羡慕云憬啊!儿子虽然看起来不解风情,但能看出来,他对顾云憬却是很上心的,怎么浪漫怎么来,不像她背后的那个老古董。
算了算了,就当自己嫁错人了吧!
见妻子生气了,傅建军把手搭在她侧头身子那一边的肩膀上:“生气了?”
杨舒兰不说话。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傅建军挠挠头。哄女人这方面,他简直比儿子还不如。
杨舒兰闭上眼睛,打算将沉默进行到底。
“好吧,其实……其实你这样穿挺好看的。”傅建军红着一张老脸回了一句。
骗鬼呢他!
杨舒兰依旧闭着眼睛,不相信他的鬼话。
“我说真的,你这样穿……真的很美。”傅建军说着,强行将妻子的身体扳过来,然后压了上去。
都老夫老妻的了,可是这一次,他们却像是回到了刚结婚那一阵一般,柔情缠绵了很久。
…… …… ……
洪宝玲一直守在梁白庭的病床旁,直到半夜,他才醒了过来。
“云憬!”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刚才在那个废弃厂房里发生的事情,他大叫一声。
洪宝玲本来就睡得浅,听到他的话,她立刻就醒了过来。
“宝玲,云憬呢?她是不是出事了?”看到她,梁白庭也顾不得腹部的伤了,拉着她的手,问得很急迫。
一方面,他很想知道结果,但另一方面,他又怕那个结果是他承受不了的。
如果顾云憬和傅斯年都被炸死了的话,他恐怕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你别担心,云憬她现在好好的。”洪宝玲看到他死命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连忙安慰他。
“真的?你没有骗我吧!”梁白庭半信半疑。
“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我说的是实话。”洪宝玲点头。
梁白庭盯着她的脸认真看了一下,这才终于相信了。如果顾云憬真的有事的话,以她的性格,她早就把眼睛哭肿了。
见他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洪宝玲才算是松了口气:“放心好了,大家都没事,总统先生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让那枚炸弹停下来了。”
“这就好……这就好……”梁白庭一直重复着这两句。
还好有傅斯年在,否则,如果让父亲的计划得逞的话,他就算是死一百次也难辞其咎。
抬眼,他这才发现刚才因为自己太紧张,抓着洪宝玲的胳膊用力太猛,以至于她手腕被自己捏得都有些红肿了。
“对不起!”他松开手,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歉意。
“没事啦,又不疼。”洪宝玲把自己的衣袖放下来,尽量轻描淡写地说道。
其实……她的手腕都疼死了!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他才意识到,洪宝玲应该在这里陪了自己很久了,于是又说:“看来,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其实你不用来这里守着我的,这里有医护人员,不会有事的。”
“我刚好今天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洪宝玲尽量说得轻描淡定。
“嘶~”梁白庭刚才因为太激动,拉扯到了伤口,这会儿才感觉到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见是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洪宝玲紧张地站起身:“一定是刚才起身的时候把伤口碰到了吧!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我现在去找医生来给你看看!”
几乎是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她的人已经转过身,就要往外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