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535 基德的反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4 我的眼睛好疼 (第1/6页)

1243 怪我自作多情
“别去!”程伯钊把她叫住。
“啊?”看他一脸紧张的样子,谢雯娜有些茫然。
“那些是佣人新移植的花,快要入冬了,那些花经不住冻,所以给它们罩个外罩保温。”程伯钊解释。
“可现在离入冬似乎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吧?”谢雯娜有些狐疑。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进去吧,外面有点凉了。”程伯钊说着,就把她引进了屋里。
趁着他给自己泡茶的工夫,谢雯娜把这里的布置全都打量了一遍。
“说起来,我已经好久都没有来过了,这里还跟我印象里的一模一样。”她有些欣喜。
记忆里,因为两家是邻居,他们又玩得好,所以小时候,她经常来这里找他玩。特别是在这个客厅,留下了他们太多的童年记忆。
“只是已物是人非了。”程伯钊感慨。如今,她已经嫁为人妻,而他,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模样。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伤感和矫情了,他赶紧转移话题:“你怎么突然到我这里来了?也不事先说一声。”
“怎么,老朋友想见见面,也得提前预约了吗?”谢雯娜从那些记忆里抬起头来,开玩笑地问道。
其实她也是因为昨晚那个梦,让她怎么都感觉不安,思来想去,所以还是决定亲自过来看看。只有亲眼看到他还平平安安的,她那颗心才能够放下。
“瞧你这话说的,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程伯钊把泡好的菊花茶端到她面前,“喝茶吧。”
“你还知道我喜欢喝菊花茶啊?”看到他给自己泡的茶,谢雯娜问。
他当然知道了,不仅是这,有关她的一切一切,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些话,程伯钊自然不可能会告诉她。
“这么巧,你也喜欢喝啊?”他装作已经不记得的样子。
“这么说来,这是你喜欢的啊?”谢雯娜笑笑,“那怪我自作多情了。”
“嗯,是有点。”程伯钊点头。
“讨打啊你?”谢雯娜举起手,佯装要打他。
两个年过半百的人,相聚到一起,又恢复成他们当年的相处模式。
视线越过他,她被他身后摆台上的一个东西吸引。
“这是……”她朝他身后走去。
回头看了一眼,程伯钊暗叫不好,赶紧抢先一步,在她的手要拿到那个摆台的时候,把她拦住。
“你拦着我干什么?”谢雯娜觉得好笑。
“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小时候随便摆弄的小玩意儿。”程伯钊说话的时候,手还是举着,不让她靠近。
“小时候的东西就更得看了,这是你做的吗?我怎么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谢雯娜顿时更好奇起来。
“你没有看到过的就多了,走吧,喝茶去。”程伯钊试图把她的注意力引开。
“这么神神秘秘的,弄得我更好奇了。”谢雯娜察觉出来他并不想让自己看,于是更激起了她非要看个究竟的好奇心。
人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生物,越是不让看,他就越是想看个清楚明白。
“就一个普通摆件,不让你看,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程伯钊依然拒绝。
“又不是你们家的传家宝,看看都不行啊?”谢雯娜还不放弃。
“小时候随便弄着玩的,实在太粗糙了。”程伯钊说道。
“哎,不让看就不看,真小器。”谢雯娜说着,转回身。
只是一秒后,她又忽然转回头去,伸手打算去拿。
不过她的这种小把戏早就被程伯钊看穿,他伸手,轻轻就把人拦住:“不是说不看了吗?怎么还耍赖皮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偏不让我看吗?”谢雯娜不服气。
“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幼稚的小把戏,连一寒都不会上当了。”程伯钊笑着打趣她。
“你这种人太无趣了。”谢雯娜假装不高兴。
“走吧,喝茶去。”程伯钊说道。
“啊!我的肚子好疼!”谢雯娜突然捂住肚子蹲下身去。
“别闹了,我是不会上当的。”程伯钊双手抱胸,笑着看她卖力的表演。
“我没骗你……我是真的……真的好痛!”谢雯娜的声音都变了,一副很痛苦的表情。
看她这样,程伯钊一下子慌了,在她身边蹲下来:“你肚子哪里不舒服?算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担心会贻误了病情,他起身,就去找人派车了。
“哈哈,我拿到了哦!”可是他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某人得意洋洋的声音。
程伯钊回过头,谢雯娜正拿着他的那个手办,表情里尽是炫耀。
“不是说不会上我的当吗?还不是被我完美的演技给骗了。”谢雯娜很得意,“我倒要看看,这个手办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不让我看。”
她低头,发现手办上刻了“娜娜”两个字。
“咦?这还是送给我的?”看到那两个字,谢雯娜更好奇了,既然是以前就打算送给她的,那为什么他还不让她看呢?虽然丑是丑了点,但她又不会嘲笑他。
“别……”程伯钊想拒绝她的动作,可已为时太晚。
谢雯娜拿起那个手办,底座上,是刻的几个字,一看便是程伯钊的笔迹:“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看到这些字,谢雯娜拿手办的手都僵住了,怪不得他不给她看,原来竟然是……
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
“都跟你说了别看了,你非要看。”程伯钊尴尬地将手办夺过去。
“这是……”谢雯娜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别误会,这是我当时想送另一个叫‘娜娜’的女生的,知道你会误会,所以才不给你看的。”程伯钊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就是隔壁班那个叫‘李娜’的吧!”谢雯娜问。
李娜?有这个人吗?
程伯钊除了她,哪还记得其他同学的名字。不过此刻,他自然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噢,是挺可爱的。”谢雯娜尴尬地笑笑。
其实,他们隔壁班根本就没有叫“李娜”的同学。
所以,这么说来,他的这个手办一开始就是想送给她的?可是,为什么她一点这样的记忆都没有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