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647 淡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1 禁止套娃 (第1/2页)

在灵异文里神转折。
  “你真拿这句话去说给花先生听啊?”党铭心不死心地问。
  “当然不了。”听见巫慎这么说, 党铭心刚刚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又听见巫慎说,“(多普勒效应)太简单了, 我觉得应该想点更加复杂的、更具有趣味性的句子……”
  “你管这个叫趣味性?”党铭心觉得自己脸上此时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回头当党铭心独自见到颜晋耘时,他在心里暗想, 既然巫慎不打算用那句“变得越来越蓝了”的莫名其妙的话了, 那么他把这句话提前告诉颜晋耘,也不算是破坏了他的计划。党铭心就问:“先生, 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如果有人说他想变得越来越蓝,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要是颜晋耘无法领会这句话的意思, 他好趁早提醒巫慎。
  颜晋耘被问得莫名其妙:“蓝色?Blue?是说他变得越来越忧伤了?”他的脑海里迅速冒出了一堆和英文单词Blue相关的意思,脸色发青?肉没熟?政治上比较保守?
  “不是不是……这应该是句情话,说给爱人听的, 在爱人眼里变得更蓝之类的。”
  颜晋耘恍然大悟:“哦……你说这个啊!我猜是化用了多普勒效应?好浪漫啊!”
  党铭心:“……”
  牛还是你们牛,对不起,是我白担心了, 我这就告辞。
  颜晋耘有心要给党铭心解释一下这里头的浪漫之处到底在哪里,党铭心忙说:“我等会儿自己上网查吧。”按说党铭心完全不是一个喜欢追求八卦的人, 但在这一刻他鬼使神差一般地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如果是先生您, 您会怎么回复这句话呢?”
  颜晋耘笑着问:“你要初级版回复?还是中级版?还是高级版?”
  党铭心抱紧了只有中专学历的自己瑟瑟发抖:“先来一个初级版吧!”
  颜晋耘随手找了一张纸,裁出两张小条来, 做成了两个莫比乌斯环。然后,他把两个环垂直九十度粘在一起。他把粘好的环递给党铭心。党铭心有些莫名其妙, 拿着环翻来覆去地看:“这在暗示什么吗?”就是两个扭来扭去的圆圈圈, 能暗示什么!
  “还没彻底做好。”颜晋耘从党铭心手里把半成品取回来,然后拿着剪刀沿着每个环的中线把它们剪开了。经他这么一剪,两个粘在一起的环竟然变成了两颗串连在一起的爱心。颜晋耘拎着两个心在党铭心面前晃了晃:“看, 这是两颗连在一起的心。”
  党铭心:“!!!”
  “莫比乌斯环,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无论你从哪一个点出发,都将回到原地。爱也是这样,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无所谓起源于哪里,反正都将回归到最原始的虔诚。”颜晋耘把两颗用莫比乌斯环剪出来的串连在一起的爱心放在了党铭心手上,“你可以学起来呀,拿去和自己的心上人……额,或者心上鬼?总之告白去吧!加油!”
  党铭心抱着两颗心:“不不不,我没有……”
  “我这里还有中级版、高级版,你要不要……”
  “我不要了……那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党铭心火速地溜了。他心想,以后谁再为两位先生操心,谁就是个傻子!他不想被两位先生轮番提醒自己学历不太够。
  党铭心想了想,拎着两颗心去找倩娘了,一个把全部的热忱都献给了为人民服务事业的单身狗竟然现学现卖地借机把恋爱脑教育了一通:“你看,两个人能不能成为真正的革命伴侣,要看他们有没有共同语言、能不能共同进步。你仔细想想吧!”
  倩娘若有所思。
  党铭心再把什么多普勒效应和莫比乌斯环的事和特异办一说,大家都消停了。齐七这个文盲问出了很多灵异界前辈都想问的话:“为什么是多普勒效应?什么又是莫比乌斯环?”这两个概念其实真高深不到哪里去,奈何这孩子没经历义务教育啊!
  倒不是说齐七真的就“文盲”了,他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对古董的鉴赏能力绝对超过了很多所谓的大师,他精通八卦五行,刚识字就开始背易经,甚至还精通篆体。拥有这种学习能力他,如果当初选择按部就班去念书的话,保不齐也是一个高考状元。
  灵异界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这种教育模式中存在问题。毕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灵异界的这些东西已经很占据孩子的精力了,再送他去学校,孩子学得过来吗?
  直到颜晋耘和巫慎的出现。
  要是颜晋耘和巫慎的实力稍微差一点,哪怕只比现在差一点点,要是他们没有做出指恶针,没有在论坛上帮众人解决疑难杂症,那么灵异界可能还不会反思他们的教育。但谁叫他们的存在震惊了太多的人了呢?人都是这样,当你只比他们优秀一点点时,他们可能还会皱着眉头去挑你的问题,但只要你在某一方面取得的成就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他们就会彻底正视你的存在。正道中真正有权柄的那些人,包括各道门的掌门、各僧门的主持,借着新一届鉴宝大会的举行,忍不住开了一个碰头会。
  “听我门的炼丹师说,巫先生的炼丹术是按照科学规律总结出来的新式炼丹术。他的炼丹效率之所以那么高,还能用现有药材去补全古方,都是因为新式炼丹法。”
  “巫先生确实大度,只可惜他嘴里的很多名词,我们都听不太懂。”
  “说真的,我近来一直琢磨此事,以后是不是得送一部分孩子去学校?”
  “我也是这么想的……实在不行,我们自己办一所学校吧!”他们就算真送了孩子去接受义务教育,也不能放松对传统课业的要求,自己办一所学校会方便很多。还有小道士都习惯扎小揪,小和尚都习惯剃光头,他们这样跑去正常学校容易被当异类。
  “听说那两位先生也有意送孩子去学校,户口都已经办下来了。”
  “咦,这倒是一个好机会啊……”
  正道的这些权威人士互相对视一眼,谁还不知道谁啊,他们一个个全都瞄准了黑团子“同学”的位置。一个班级就算是精品小班,也该有十几二十个同学,各门各派分一分,约莫能分到一两个。只要门派中的小辈和两位先生的孩子成为了同学,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看两位先生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他们完全可以照着做起来!
  他们灵异界的人都很注重传承,用他们的思维方式去看黑团子,它是颜晋耘和巫慎唯一的孩子,是他们二位的继承人,颜晋耘和巫慎肯定会大力培养这个孩子。却不知在颜晋耘和巫慎心里,两人其实无所谓传承不传承的,只要孩子过得快乐就好。
  这都是以后的事了,这会儿黑团子还在仪器里睡着呢!
  巫慎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
  谁知道熊孩子醒过来后会跑去颜晋耘面前说什么!告白这种事情,他自己来就好了,不需要崽崽代劳。什么吃嘴巴、生崽崽之类的狼虎之言,要说也是他自己说。
  洗手的时候,巫慎看着水流的方向,忽然想到了时间这个经典概念,因为人们都习惯把时间比作流水嘛!时间可逆吗?就宏观层面来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类只能感知熵增,所以把熵增定义成了时间流逝的方向。但对于微观粒子来说,时间不过是一个坐标而已。根据狄拉克方程可知,反粒子可同等于时间倒流的正粒子。
  然后,巫慎的脑海里瞬间冒出了一句话:我从不去管别人,我只知道在你我之间,我们的爱一定是相互的,我爱你可同等于时间倒流的你爱我,所以我想从宇宙起源时就用尽我所有的爱去独爱你一个人,让从此以后的你始终觉得我值得被你喜爱。
  咦,好羞涩啊!巫慎红着耳尖把水龙头关上了。
  拿到户口本的时候,巫慎看着黑团子的大名,看啊看啊忽然想到了“语义饱和”这个概念。为什么盯着一个字看久了会渐渐不认识这个字?这其实是一种神经疲惫的现象。如果把大脑拟人化,你盯着一个字时间长了,就相当于一直在问你的大脑,这是什么字啊这是什么字啊,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大脑回答了太多次数,就累到罢工了。
  然后,巫慎的脑海里瞬间冒出了一句话:久居兰室,不闻兰香;久闻流水,不辨其音;然而久见你颜,却始终不忘你是我挚爱。因为你不在我脑海,你在我心间。
  啊啊啊,太羞涩了!巫慎红着耳尖把户口本倒扣在桌子上。
  颜晋耘狐疑地看了巫慎一眼。你拿着户口本到底想了些什么事情!
  巫慎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刚刚想到了语义饱和。”我的大脑会语义饱和,但我的心不会。我是大脑神经会觉得疲惫,但我的心不会。小耘你肯定能听懂的吧!
  颜晋耘从床底拉出一个箱子,略过了那些春药和春宫图,抽出了那两柄并在一起的据说是仿造的干将莫邪剑。他招呼巫慎说:“这是一位姓梁的道长送来的礼物。”
  “是什么?是剑吗?”
  “你猜?”
  巫慎凑过来把手搭在了剑上,与此同时颜晋耘的手一直放在剑柄上。在那一瞬间,剑中好像忽然爆发出了两股吸力,把巫慎和颜晋耘的手牢牢地吸附住了。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两柄剑上浮现出了金红色的纹路,这种纹路像投影似的悬浮在空中。
  巫慎用眼神询问颜晋耘,这是怎么了?
  颜晋耘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据他所知,灵异界似乎公认这两柄剑是仿造的,虽然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但并非是什么了不起的法器,所以是象征意义更大一点,要不然怎么会被送给他和巫慎?那些正道名门的库房里很是藏着一些好东西,但那些真正的好东西,即使是他们自己人用不了的,也不会拿出去送人啊。
  好在他们并没有觉得哪里不适,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多久。不多时,两柄剑上浮现出了两个相偎相依的透明人影,恰好是一男一女,一个健壮一个秀美,看上去极为般配。两位沉睡了两千多年始终没被唤醒的剑灵微笑着朝颜晋耘和巫慎看了过来。
  额……所以新主人是一对同性的爱侣?
  女剑灵仿佛串了频道一样地感慨说:“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
  ————————
  “谢谢,但你们能不能先离个场?我还没有告白。”巫慎非常严肃地说。
  几乎是在巫慎说完这话的下一秒,颜晋耘笑了起来:“我接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