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666 镜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801 不打自招 (第1/1页)

横推碾压
韩家长老气势汹涌,法力中期的修为显露无疑。
而墨衣青年见其出现后,面上微微一怔,垂首不语起来。
见状,韩家长老心中冷笑。
这人虽然看不出修为深浅,不过看他此时的样子多半是惊慌失措了,不由得对其轻视了几分。
这墨衣修士自然叶纯阳。
此时距离他离开天奇门已有四个月,此行来到边界,不仅是为打听玄云龟的消息,同时也暗中收集为食妖蛊续命的灵材。
不久前就打听到灵材之一的“千年寒髓枝”就在这韩家之中,是以才有了今日这一幕。
“看来道友应是韩家长老了,既然如此,在下就只好领教一下道友的神通了。”
叶纯阳抬了抬头,面无表情看着那位韩家长老,既然打定主意要拿到“千年寒髓枝”,他自然不想再多说什么废话。
“好,很好,我韩家虽是偏远小家,却也非人人可欺的,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气!”
韩家长老长笑一声。
此话方落,其突然单手一抓,虚空中一道灵光流动,化为一面黑色灵幡显现而出。
“哗啦”一声,随着韩家长老手臂摇动,此灵幡迎风见涨,幡面上一道道黑色小剑铺天盖地的激射出来,有若洪潮般笼罩方圆十丈之内,瞬间吞没了叶纯阳的身影。
这灵幡中竟暗含剑阵!
“砰砰砰!”
黑色剑雨甫一落下,四周以青石铺成的地板尽数崩裂,韩家前厅上也穿出数十道剑窟,此等凶猛的气息下,那些法力期以下的韩家修士如何抵挡得住,当场被震得呕血晕厥。
看着被剑影吞没的叶纯阳,韩家长老面露不屑。
心道自己恐怕是杀鸡用牛刀了,一开始担心此人既然能在各个势力中换得宝物,至少也是法力修士,可如今看来似乎自己高估了对方的实力,看他这般毫无反抗之力的样子,自己这噬剑幡轻轻一挥就可将其灭杀了。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大出韩家长老的意料。
只听轰的一声爆响,黑色剑雨落下之处突然碎石纷飞,一阵夺目的宝光从剑阵中爆冲而起。
光虹中裹着一个人影,他募然一握拳,不见有任何花哨神通,简简单单的一拳轰出。
“轰!”
韩家长老只觉手臂一震,激射出的剑阵毫无征兆的倒卷而回,那面灵幡更是在一阵摇晃中,猛然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刹那间灵光尽数敛去。
“什么?”
韩家长老悚然变色,望着自己手中灵气尽失的巨幡,心中大感骇然!
这可是他花了大代价才弄到手的灵宝,不仅攻击力极强,防御也是极为可观的,而对面之人似乎只用肉身之力就把一件灵宝生生击穿,这是何等的伟力!
他的肉身,竟比一件灵宝还要强悍不成?!
韩家长老这一下可谓惊骇到极处。
他不及多想的一拍小腹,口中吐气开声,喷出一道青色霞光,一柄两尺长的精致短剑盘旋而出,杀气直逼那道光虹。
可是不等他有何动作,只见那光虹中人影再次闪烁。
顿时韩家长老就觉眼前一花,一股山岳般沉重的气息从天而降。
“砰”的一声狠狠撞来,他这本命飞剑竟然不受控制,发出一声低鸣后颤颤巍巍的飞回体内。
韩家长老骇然欲绝,可他抬头看到一尊拳影停在额前半寸之外,瞬间手脚冰凉,哪敢再动分毫?
“承让。”
淡淡的声音传出,场中虹光敛去,劲风恢复平息,再次现出叶纯阳的身影。
他面色淡漠的望了韩家长老一眼,收拳缓缓退回厅中。
一时间满场寂静,包括韩远峰在内,韩家众修士的目光在长老与这位墨衣修士间来回的瞧,个个张口结舌。
方才的交锋虽是短暂,他们却瞧得一清二楚,这墨衣修士法宝都未曾驱使,单以肉身之力就一招击败了韩家长老,甚至可以说是碾压,完全没有悬念可言。
这人的肉身到底有多可怕,竟能将一位法力中期的大修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一件灵宝都可生生打穿!
“看来是老夫自傲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老夫学艺不精,败得心服口服!”
韩家长老神色复杂的看着叶纯阳,深深叹了一口气。
旁人都可瞧得出,他在这墨衣修士手中毫无敌对之力,身为当事人的他更能清楚的感受到此位的恐怖,对方连修为都未曾显露,单是一身强悍的肉躯足以将他秒杀千百回。
他毫不怀疑,之前那一拳若是再逼近一分,如今自己早已是个死人了。
而且会死得很惨!
“道友神通不弱,在下也尤为赞叹。”
叶纯阳面色平静的道。
韩家长老深深看了他一眼,默然点头,最后一语不发的纵身离去,直到消失再天空才远远传来一道声音:“韩家的事老夫已无力多管,你等好自为之吧!”
韩家一众目瞪口呆!
叶纯阳微笑站定,看来这几个月来,自己辛苦修炼肉身的决定果然没错,自天奇门离开后,他一直在不断的淬炼肉身,甚至曾寻找地下灵火锻体,其中之艰苦难以言喻。
不过今日一拳击败同阶修士,证明炼体诀在第一层境界已经到达顶峰了,说不定很快就可以修成第二层阎罗金身。
“不知韩族长是否还要赐教一二?”
叶纯阳回过头来,冲着韩远峰淡淡一笑。
韩远峰一怔。
身后的黝黑汉子与瘦削青年更是身体打颤,几乎要忍不住跪倒在地。
“道友修为高深,是在下目光短浅了,‘千年寒髓枝’道友尽管拿去,我等绝不追究。”
韩远峰苦笑不迭,暗道就算自己想追究恐怕还得再修炼上百年罢!
说话间屈指一弹,一个青绿色木盒从袖中飞出,向叶纯阳激射而去。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叶纯阳轻笑一声,将木盒接过打开检验,里面放着一节形状奇特的木枝,通体莹白如霜,散出刺骨的寒意,正是“千年寒髓枝。”
确认无误,叶纯阳大感满意,当即也一挥手,数件宝物向韩远峰甩了过去。
见识过叶纯阳惊人的手段,韩远峰怎敢说一个不字,只得苦笑着将物资接下。
“对了,本人还有一事需劳烦韩族长。”
这时叶纯阳又似想到什么,忽然开口说道。
“道友客气了,道友若有需要尽管吩咐,在下力所能及自当效劳。”
韩远峰干笑两下,恭敬至极的回应道。
叶纯阳点点头,也不多话,掌上现出一副青木卷轴。
“韩族长且看看这份灵材清单,若府中还有其他之物,本人愿以重宝交换,或是知道这些灵材的下落也可告知,本人亦有酬谢。”
韩远峰接过卷轴打开,发现上面果然是一份灵材清单,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难怪此位能知道韩家拥有‘千年寒髓枝’,多半也是用此方法从其他势力中打探来的吧,毕竟‘千年寒髓枝’虽然隐秘,附近一些家族也都知道此物就在他们韩家的。
但是当韩远峰仔细看了看后,脸色突然变了变,半晌后才合上卷轴,重新交还叶纯阳。
“道友这份清单所列均是罕见之物,凭我韩家这点微薄的底蕴也难以收集到的,尤其是玄云龟的内丹,就算城中坊市也无法购买到,需到海外去寻方可,不过……”
“不过什么?”叶纯阳眉梢一挑。
韩远峰笑了笑,道:“道友这清单里的灵材虽然难寻,但巧的是我韩家除了‘千年寒髓枝’以外,道友所需的‘凌霜竹’也正好在府中。”
“是吗?如此正省得本人到别处去打听了,韩族长若愿意将‘凌霜竹’一并交换,本人也绝不会吝啬的。”
叶纯阳万想不到韩家除了“千年寒髓枝”以外还有“凌霜竹”,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
可是韩远峰接下来的话则让叶纯阳大感诧异。
韩远峰道:“道友想要‘凌霜竹’亦无不可的,甚至此物在下可以不取任何报酬的双手奉上,但在下斗胆恳请道友答应在下一个条件。”
叶纯阳眼中闪过疑色,道:“什么条件?”
韩远峰迟疑了一下,道:“此事说来话长,不如道友移驾到厅内,待在下与道友慢慢道来如何?”
叶纯阳眉头微皱,凌霜竹虽然比不上千年寒髓枝珍贵,却也是极为难得的灵材。
这韩远峰不计报酬的送给自己,想来所提的条件非是一般之事,他不禁有些疑惑起来。
“也好,本人姑且听听你有什么条件。”
略一想后,叶纯阳微微点了点头,随韩远峰走进厅中。
知道叶纯阳有所需求后,韩远峰倒也不显得那么拘谨了,入了前厅后即让人奉上灵茶糕点,并驱散了众人后才向叶纯阳道:“其实在下的条件对道友来说倒也简单,我韩家近来得罪了一些人,而且小女韩韵不久前刚受人袭击,险些丢了性命,在下斗胆想请道友屈驾保护小女几日,不知道友是否答应?”
“你想让我给你女儿当保镖?”
叶纯阳怔了怔,对韩远峰这条件有些惊讶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