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346 闲言碎语(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1653 七星净水旗 (第1/9页)

被人算计(3更)
  杀手的职业素养,两人都懂唇语。
  自封远和骆亦林出现,他们的对话内容,她们都读了出来。
  颜瑾虞是神色淡淡,霍思雨则各种惊叹于骆亦林的无耻厚脸皮以及封远的瞎扯淡。
  两人走出咖啡馆,坐上霍思雨开来的车。
  霍思雨开车,颜瑾虞坐副驾驶。
  “甩开那些跟着你的人。”颜瑾虞说。
  “知道知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到北城之后,她就感觉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她,是什么人她很清楚。
  既然没有恶意,她也就没多管,只要注意着些,别在能被看到的地发显露出不寻常的本事就行。
  颜瑾虞看着她,问:“是敌是友?”
  “不是敌人,应该是我哥哥的人。”
  颜瑾虞黛眉微蹙,“他一直派人盯着你?”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被人一直盯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派人盯着,可以是保护,也可以是监视。
  是保护倒也罢,如果是监视……
  这个道理霍思雨当然也懂,所以她清楚颜瑾虞这一蹙眉的意味。
  摇头,“不是,只是在北城,我在帝都和在南城时,都不会有这种情况,应该是我哥哥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北城。”
  听她这么说,颜瑾虞才点了下头,“嗯。”
  随后就不再说话,打开喝了一半的酸奶盖子,又喝一口。
  读懂封远和骆亦林的唇语之后,她就拧开了从景山带下来的那罐酸奶。
  无疑,是她的心情又烦躁了。
  什么人都敢惦记,骆亦林还真是有胆色!
  霍思雨抿唇看她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很清楚这样的虞美人是什么情况。
  今天相处一整天,她就见虞美人打开这一罐酸奶,还没有一口就喝完,而是慢慢地喝。
  这已经是好现象了。
  要知道以前,就是有他们盯着,虞美人也是能喝则喝。
  虞美人现在这样,有一个原因应该是终于回颜家了却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念想;另一个原因,或许和殷九烬有关。
  虞美人对殷九烬是真的很不同。
  这样看来,只要殷九烬别做什么过分的事,虞美人应该一辈子都会守在他身边。那她之前要将她哥哥介绍给虞美人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
  为转移颜瑾虞的注意力,霍思雨边快速扭转方向盘甩掉后面跟着的人边问:“虞美人,你是怎么知道那个骆亦林要来找你妹妹的?”
  “猜到的。”侧头看她,颜瑾虞补充:“有人告诉我,骆家大少今天没回学校去上课,有可能会来找颜瑾云,让我提防着点。”
  霍思雨闻言一讶,“谁?”
  她不知道,所以就不是雅竹的赵琨等人给虞美人的消息,毕竟她现在人还在北城,如果真有什么消息要告诉虞美人,赵琨一定会提前知会她一声,好让她帮着点虞美人。
  颜瑾虞唇角勾了一下,“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今早跑步回房间洗完澡,她就收到的短信。
  落款:骆亦坤。
  北城骆家二房的独子,骆家二少,一个在北城出了名的纨绔花花公子。
  她在地下赛车场见过他。
  骆亦坤会寻到她的号码给她发信息告知她骆亦林的动向,让她提防着点,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或者说,她早就忘了还有骆亦坤这么个人。
  尽管她的记忆力不错,见过的人都会记得,骆亦坤却还不够格让她一直记挂在心。
  离开地下赛车场之后,如果没人提起,她都不会想起来。
  “北城骆家二少,骆亦坤。”
  霍思雨才不在意骆亦坤是谁,她只想知道……“骆亦林给你这个消息,他的条件是什么?”
  “帮他夺骆家?”
  “这倒不是。”颜瑾虞说,“他只是不想骆亦林娶到云儿。”冷笑一声,“笑话,就骆亦林那种货色,也配娶我罩着的人?”
  霍思雨深以为然。
  骆亦林看着一副温润贵公子,很是绅士的模样,但其实,他骨子里早就黑透了。
  他的伪装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他们这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曾于各种场合执行任务都不会被人发现的杀手来说,他的伪装完全不够看,连眼底的情绪都藏不住,逊毙了。
  “资料上显示,这骆家二少是个纨绔花花公子,成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连学校也不怎么去,根本不像个会夺权的人。果然,查来的东西只能作参考,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还是得亲自接触过后才知道。”语罢,霍思雨突然想到颜瑾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颜瑾虞决定要回北城,他们就仔细查过北城颜家的消息,也有一份很完整的人员名单及人员介绍,那些人员,甚至包括颜家的佣人。
  可如今看来,颜瑾云这个人就和查到的消息差异有些大。
  颜瑾虞没反驳霍思雨的话。
  因为她也觉得很有道理。
  显然她第一个想到就是颜瑾云。
  其实她本就不是个会完全相信查到的消息的人,所以在颜家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决定好要什么不要什么。
  相处那么些天,已经完全足够她看清颜家每一个人。
  “虞美人认识骆亦坤?昨天在颜家,他好像也在那群看戏的宾客中,只是没冒什么头。”
  霍思雨看过北城各世家的人员介绍,自然也看过骆亦坤的照片,昨天她的注意力没怎么在那群看戏的宾客身上,并没有怎么关注,现在回想,才想到人群中好像真有这么一个人。
  “不认识,见过一次,地下赛车场。”
  事情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颜瑾虞的千钧一发化险为夷,甚至在那样惊险的时刻将对方撞成重伤的事迹早已在北城某个固定的圈子里传开,有雅竹在探消息,霍思雨既然来了北城,这件事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没什么印象。”颜瑾虞说。
  “既然他的条件是不让骆亦林娶到颜二小姐,虞美人你也不必管太多。”反正骆亦林想娶到颜瑾云明显是做梦。
  半个小时后。
  巷子里。
  熟悉的暗巷,却不是此前颜瑾云找人堵颜瑾虞的那条。
  暗巷两端都没有监控。
  远远跟着前面的两辆跑车驶入暗巷,本来他们去“似水年华”是不用走这条暗巷的,偏偏之前的道路正在施工……
  看到那个“前方施工,车辆止步”的牌子,霍思雨就暗暗咋舌,这个骆亦林是要搞事情啊!
  暗巷很长,车辆驶了很久都没到尽头。
  是封远的车驶在最前,越往里走,颜瑾云就越感觉不对劲,心里也愈发不安。
  她想起了之前找人在巷子里堵颜瑾虞的事,那条巷子和他们此时走的暗巷很像。
  以前每次想起她找人堵颜瑾虞的事,颜瑾云都有几分愧疚又有几分羞愧,现在想起来,却什么都没有。
  因为她心里的不安早已压过这些情绪。
  “封远,这条道还要走多久?”
  “还要二十分钟左右。”古怪的看她一眼,“怎么,害怕啊?”
  颜瑾云瞪他,抿唇不语。
  “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看到颜瑾云的表情不似作假,她是真的在害怕,封远才忙正色道:“你别看这条路又窄又小还没什么路人,其实这条路我走过很多次,不会有什么危……险。”
  后面的话,封远差点没说下去。
  下午六点过快要七点,这个季节的天本该还大亮着,可一走进这条暗巷,大抵是两旁的围墙过高的缘故,巷子显得尤其的暗。
  封远这话之所以差点没说下去,是因为说话间,他看到了前方的暗巷里,堵了约莫五辆摩托车,每辆摩托车上坐着三人。
  人高马大,个个凶神恶煞,金表金项链和大纹身。
  很社会。
  颜瑾云自然也看到了,有点被吓到,“封、封远,路、路好像被堵了。”
  封远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我看到了。”被算计了!
  他知道骆亦林跟过来肯定没安好心,他以为骆亦林最多是耍点小心思再追求颜瑾云,他怎么都想不到,骆亦林的胆子会这么大!
  早知道,他就不因为怕撕破脸和骆亦林鬼扯这么一通了!
  敢算计他,如果今天能顺利从这里出去,他可不顾什么表亲不表亲,一定会弄死骆亦林!
  “打电话求救,直接打给瑾虞,让她找九爷帮忙!”在北城,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救援的人,封远最先想到的就只有殷九烬。
  颜瑾云努力维持住镇定,掏出手机。
  “没、没信号!”
  封远也拿起他的手机来看,真的没信号!
  “骆亦林这个孙子,居然连信号干扰器都用上了。如果今天能活着出去,不弄死他我就不姓封!冲是冲不出去了,你别下车,我去看看这个孙子究竟想做什么!”
  “封远!”颜瑾云一伸手拽住他的衣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