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6 三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169 任务完成 (第1/5页)

他尝过的孤独
  易家小子越是冷漠, 廖锐就越来劲。除去修炼的时间, 他总要去那院子看上两眼, 后来他逐渐嚣张,竟是三天两头地在那院子里搅和。
  鬼知道他为什么对这小子那么好奇?!
  大概是觉得他很有意思,而且带有满身的秘密……
  “你是想被我捶是吗?”这是易家小子对他说过的次数最多的话。
  捂着肿得不能再肿的脸, 廖锐口齿不清地说道:“易家到底给你留了什么秘法,你修炼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话才说了半截,就又被揪着领子揍了一顿,几乎拳拳到肉,痛得他哇哇大叫, 要不是身子骨够硬, 他早被揍趴下了。
  好在易家小子也没下狠手, 给他留了几口气喘着回魂。
  他这几年可以说是被揍着长大的,别问他为什么打不过易家小子,他自己也想知道为什么……
  再后来,他们又长大了几岁, 总算是能好好说话了。
  廖锐心里慨叹: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有……
  他心里也有些沾沾自喜,自以为驯服了一头桀骜不驯的孤狼,想着要把它身上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走进熟悉的院子,入目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阳光之下, 那个身材削瘦的少年靠坐在门边上,微微扬起的脸还盖着一本不大不小的册子。
  在他的身旁蹲守着三只肥硕的大猫, 一狸一橘一白, 皆揣着爪子眯眼睛打盹。
  廖锐眼睛都瞪直了, 心说这易小子过得真是惬意!都养起猫来了!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那几只猫耳朵一动一动的,似乎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只是懒得睁眼瞧他,打了个哈又继续睡去了。
  廖锐屏息静气,弓着身子窥探册子下的那张脸,还鬼使神差地把手撩上书沿,想着慢慢拿开应该不会被发现。
  事实上他的确这么做了,不过把册子拿开之后他就愣了,易家小子竟然睁着眼看他,那波澜不惊的眼神好似在冷漠地说着一句话——“你死定了”。
  靠。
  廖锐意料之中地又遭致了一顿毒打,眼看着拳头就要砸下来了,情急之下他一个嘴瓢,服软喊话:“眠哥别打了,疼疼疼疼疼——”
  那拳头果然停住了,那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收了手把他怀里的册子抢了过去,冷眼警告:
  “不要碰我东西。”
  廖锐扯起嘴角,满口保证:“不敢了不敢了……”
  他瞅见易小子翻了个白眼,然后坐下来继续看册子,那姿势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他站在一旁倒像是个端茶倒水的丫鬟小厮。
  廖锐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在他旁边坐下,一双眼睛不安分地瞄册子里的内容,想要知道易小子看的啥书。
  “我让你坐了吗?”
  一句话轻飘飘的,吓得廖锐又猛地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
  “没……”廖锐心虚,挠着头发说,“想知道眠哥你看的啥书看的那么入迷……”
  不仅入迷还十分宝贝,他都要怀疑易小子是不是在屋里藏了一床的秘籍和春册了。
  “话本。”那人头也不抬地回答。
  “啊……?”
  之后廖锐才慢慢搞明白,易家小子来廖家这几年原来一直都在一边修炼一边惬意地养大猫和看话本……
  上完武练看话本,出了猎场看话本,修炼闭关出来看话本,临近廖家弟子的大比还在看话本。
  廖锐心里诧异,话本真有那么好看?这年头哪个家族的少年郎在修炼之余还看这些东西啊?
  这易家小子也是奇怪的主,一不跟其他弟子过多交涉,二不踏足烟柳之地寻欢解闷,就成日抱着册子在自己院子里埋头苦读,真当自己是凡世里要考官的呆书生不成?
  廖家弟子里就出了他这么一个怪人。
  你说他这是看仙家的秘籍还没什么,可他看的总是些不入流的话本!
  廖锐越想越火大,心里一直觉得易小子不该沾染这些庸俗的东西,虽说他在修炼上也从没落下过功课,但他总归是仙家的人啊!继续放任他这样下去以后如何成得了大器?!
  廖锐满怀愤懑地拉满弓箭,对准猎场里那头毫无所觉的雄鹿。
  他心道,廖家从不养废物,更不养不成气候的废物!易家小子要是还想呆在廖家,就得跟他们一起!
  箭冲射出去的时候,他余光正好瞥见那人进了猎场,看来也是要来练习骑射。
  再后来,廖锐没射中的那头雄鹿被那人抢去了。
  廖锐也没怎么在乎,迈快了步子朝他走去,嘴里还有些谄媚地喊着:“眠哥——”
  其他廖家弟子都满脸惊诧,纷纷将目光转向他们两人。
  “有事就说。”少年坐在马背上,神色冷淡地俯视着他。
  廖锐昂着头看他,腿有些发软。
  “待会儿出了猎场……跟我们去崇香阁逛逛呗?”
  少年眯起眼,抬手将自己手里的弓箭对准了廖锐,周身充斥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廖锐打了个冷颤,忙不迭地抬手为自己的话解释:“我看你一个人挺无聊的,不如就跟我们几个一起去瞧瞧吧……你也不用做什么……”
  少年抬头扫视了一眼廖锐身后站着的几个神色复杂的弟子,之后才慢慢地把弓箭挪开。
  等他下了马后,廖锐又凑了过来,直言要让他“见见世面”。
  周围的弟子都松了口气,但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今天这一出“好戏”的就不得而知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廖锐有些兴奋地走在少年的身边,嘴里一个劲地说着崇香阁里有多少出色的美人,既能享受一番云端之乐,又能通过双修的功法提升修为。
  走在前头的几个外族弟子暗地里嘀咕廖锐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带着这家伙出来了。
  以前他们可没少跟廖锐说起易家的事情,那么多年过去了,易家在他们眼里还是个十足的笑话。
  早些年易家开始没落的时候就都在传易家的两位主子其实并不像他们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琴瑟和鸣,如胶似漆。
  易家的小子能被生出来也多半带了掺杂着别的原因,不然也不可能长到十岁了才被推到众人的面前。
  哈哈,他们十岁的时候早就打成一片了,哪还有心思去管一个刚“入世”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子。
  再后来易家家主陨落,就有更多的流言蜚语出来了,说他是为情所困,因情而死。
  这“情”自然不是对易夫人的“情”。
  可怜了易夫人,为了拴住家主的心才不顾修为上的损耗努力生下了一个孩子。
  谁知最后易家主还是死了。
  当然,这些也都是他们私底下的猜测,毕竟易家那小子不近人的性格,本就不会是寻常家族里能养出来的。
  现在廖锐居然能不顾自己的颜面,伏小做低地请易家的小子去崇香阁作乐,还真是令人称奇。
  ……
  几个人轻车熟路地到了崇香阁,那美娇娘看见他们也不问话了,直接招呼上了他们平日里喜欢的那几个倌|妓。
  廖锐先是带着人坐下,再去找了美娇娘说话。他把声音压到最低,小心翼翼地问道:“有没有没开过苞的?最好是被调|教好的……”
  美娇娘看得出来他带的那人是第一次过来,所以按他的要求带了一个姿色上乘、气质清冷的少年出来。
  廖锐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就在他身边坐下,就说是娇娘安排的。”廖锐指了指易眠的方向,小声说道。
  ……
  喝了好一会儿酒,廖锐看向对面的两人,心里直犯嘀咕。
  怎么回事啊?
  易家小子居然完全不为美色心动,竟然还看起了话本!
  而他身旁的少年端坐着,低眉垂目的也不开口说话。
  廖锐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挑错人了,按易家小子那性子,他应该选个温柔点的过来才对啊!
  不过后悔也来不及了。
  虽然怀抱美人,但廖锐瞅着对面的人心里总不是滋味,真是急死他了!
  在他干着急的时候,对面的两人终于有了点动静……
  “你在看什么书?”清冷的少年微微偏头看向他身旁的人。
  “话本。”那人目不斜视,手轻轻地翻页。即使是在这旖旎的环境里也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少年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不过那人没回话,眼眸像是掺了星辰跟着书里的行字微微转动,应该是看入迷了。
  少年又自顾自地开口:“我叫白锦书。”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挂了抹淡笑。
  那人拿余光瞥了他一眼,之后又把视线移回来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儿,他才答道:“一眠。”
  开头那字的语调明显变了。
  “我记得你姓易。”少年撑起身子凑近他,衣衫随着他的动作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蛊惑人心的香气四溢。
  那人缓缓合上书,转头看向他,眼神里带着犀利的冷意。
  廖锐一看他们俩有戏,激动得想跳起来,不过兴奋过后他就让小厮多安排了一间房,留给那易家小子。
  ……
  到了深夜,所有人都心满意足地揽着怀中人柔软的腰肢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他们期盼已久的疯狂。
  白锦书坐在床上,看着那人枕着手臂在地上睡下。
  “你不跟我一起睡么?”他开口问道。
  那人没回话,抬手捏了风诀灭了房内的烛火。
  白锦书眨了眨眼,顺势躺下,只是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处地方。
  他看了一夜,看见那人在临近破晓的时候爬了起来,在桌子放了几块灵石后再动作轻缓地开了门,接着头也不回地跨了出去,最后还不忘带上房门。
  一切的动作都是做得那么地小心翼翼。
  明明当初可以拒绝掉廖锐,为什么还要过来呢?
  怕自己不合群的流言蜚语?
  还是怕在众人面前让廖锐难堪?
  白锦书倚靠在窗边,看向下方那逐渐远去的背影。
  那人独自走在静谧的街道上,带着满身的露水和孤寂,将所有的繁华都抛在了身后。
  ※※※※※※※※※※※※※※※※※※※※
  从始至终,他都是自己一个人。感谢在2020-02-15 00:18:16~2020-02-17 00:37: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秦野娶我 4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凌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