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411 金手指上线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415 误解 (第1/7页)


  陈六捧着饼子想了一会, 很认真的跟福源说“你说的让俺恨不得这会就去塞外。但是俺想了想,俺跟你说说俺的想法哈。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跟着俺师傅也不是就要饭,那个时候, 俺还跟着他走街串巷的的去给大户人家干活。俺师傅有一手的木工活, 做的可排场了, 那个时候,给人家做活, 人家管吃管住。还有一次去主家干活的时候,他家的老太爷过大寿, 家里连着三天唱大戏。附近的人都来看, 俺记得可清楚了,第一天唱的是包龙图铡美案,第二天唱的是杨家将, 第三天唱的是薛平贵。”
  陈六啃了一口饼子嚼吧嚼吧, 接着说“那个时候, 俺还不知道谁是包龙图, 好多人跟俺说,包龙图是个好官,都叫他包青天。俺看戏, 里面说了,驸马爷抛弃老婆孩子另娶公主,就是皇家的人拦着不让驸马死, 最后还是被一铡刀没了脑袋。俺那个时候就想,别看是驸马,犯了事还是要死。”
  福源听了点头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是一个驸马。古往今来, 犯事死的驸马有很多。我伯父有一个公主,和我同月出生,如今为了给她挑个好驸马,我伯父办了两次大宴了。怕的就是我妹妹嫁错人。”
  陈六又说,“人家当官,都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就哪怕不是文曲星,也是文曲星身边的神仙,从小投生在富贵人家,从会走路开始,就读书,大了,有父亲师傅带着学怎么做事做人,你再看看俺,俺从来就没学过这些,当年和俺师傅学木工手艺,到后来,混的连一口饭都吃不下去,只好做花子。俺就是入了军中,也断断不敢做个头领,就怕自己没本事,误了兄弟们性命。”
  福源不愿白白的放陈六走掉,急急忙忙的辩解“如何这么说呢,你看,我们家,我伯父开始,他是从来没有进过学,如今看折子都是靠学士们去念,自己写的字也毫无风骨,但是也好好的当了皇帝,无一人敢说他昏庸。再说我的堂伯堂叔们,虽然从小进学,也是只学了几千字在肚里,不至于瞪眼瞎,要是让他们写文章,估计一二百字都挤不出来。天下没读过书的人多的是,军中的人连兵法两个字都不认识,六哥太看轻自己了。”
  “你也别劝俺了,俺主意已经定下来了,杨家将厉害不,他们家的老娘们都能披挂上阵,那是她们的心眼多,懂的多,知晓大义,俺呢,不能跟他们一家比,俺就是一根直肠子。天大地大,要是有一日,有人让俺去刺杀一人,俺去,因为事败就死俺一人,要是带人去大战俺不去,俺不是那种......那句话咋说,酸不拉几的学不来,意思就是大将军都是拿兄弟们的命换的,俺要是有一天睡在大房子里,使唤着婆子丫鬟,俺就会良心疼。”
  福源只能作罢,但是并不死心,嘴里赞扬着陈六“六哥真英雄,咱们就此打住,我这一路上也不劝六哥了,六哥好好想想,要是有一日有事,尽管来找我,我拿凉水敬六哥一杯。”说完拿着陈六要饭的碗,端着一碗溪水举过头顶,做出敬酒的动作,率先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臣当年跟随先方统领,送太子和四王府世子南下,到了大运河中段,哪儿水流平缓,大船就随着水流飘向南边,因为是夜里,臣等就放缓了速度,在黎明之时,我们队里在船里巡视,听的下面有撞击声,就在船体之下,当时以为着是碰上礁石,兄弟们想下水去看,谁知水下有黑影,那些人一跃而起,用抓钩爬上大船,臣与他们交过手,今日确实是一路招数。”
  司徒越在林子中听了这段话,斜着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碗凉茶,诸丹站在他身边,司徒越看着立在前面汇报的暗卫。问他“当时和你一起送他们两个南下的人里面,还有谁如今在暗卫中。”
  “尚有十一人。”
  “皇上,这十一人如今都在京中。”
  司徒越想了想,“把他们调出来,找个机会,放这些人走,在他们身后悄悄的跟着,找人问问冯海,不,把冯海叫来,当年是他查的这回事,让他带着人跟你们一起查,越快越好。拿纸笔来,朕给上皇写信。”
  夏天就要过去,尽管天气开始凉爽了起来,上皇带着宫眷们还住在南苑,南苑的山上有一片枫林,等到十月,枫林变红,远远的一看,如红云落于山上,看的人心旷神怡。
  上皇的年纪大了,更喜欢到处走走看看,南苑本就在山里,四周风景秀美,尽管看了许多年,但是年年岁岁总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一日,上皇让人划了一艘小船,船上只能站两个人,他上了船,也不让他们往湖水里划,对着划船的太监说“听说南苑外边有一条河,哪儿有一眼活泉,日日涌水不断,咱们去哪儿看看。”
  太监赶紧请罪,“老皇爷,哪儿离着咱们这儿太远,且那泉眼在水下,也看不见,天气冷了......”
  上皇也不恼,温声说“去吧去吧,有这么多人跟着呢。朕穿的厚一点,听说那大河两岸,红叶连成一片,是也不是?”
  太监无法,上了船划了起来,他们后边跟着二十多艘小船,上面有四到六个人,捧着衣服茶炉点心仪仗跟在后边。
  上午的阳光照在河水上,如一块碧玉闪着金光,两岸鸟鸣不断,还能看到有猕猴到河边喝水,河面上飘着成群的绿头野鸭,看到人,两只脚掌踩在水上如踩在平底一般,一眨眼的功夫在水面上留下数道水纹,踏水约五丈左右,接着飞快的游走。
  小船转了一个弯,阳光被挡在身后,但是眼前,确实大片的红叶,连绵不断,微风一起,层层叠叠。“好景致,比其他地方的更有野趣。”
  看着上皇的兴致好,如今跟着伺候的太监们也在一边凑趣,有人提议“如此雅致的景致,合该请些大人们来,写上些好文章,在冬日无事的时候,读来消磨时日。”
  上皇站起来,披上披风,对那个太监说“你说的对,今日看看此处有和景致,明日就请那些饱学之士来,必能出佳作。”
  不一会,小船转了一个弯,在大山之下,水面上有一处石头高于水面,如拱桥一般。划船的太监跟上皇说“老皇爷请看,这就到泉眼了,那石头之下就是,奴才听人说,旱年的时候,看到那里面的水连绵不绝,更有百姓挑着担子翻山越岭来此地取水。老皇爷可在这儿摸摸水温,是温温的。”
  上皇果真在顺手在河水里碰了一下手面,还真是温水。
  “奴才听当地的百姓们说,很久之前,此地有四位山神,有一年大旱,先民跪求上天垂怜,希望能降下雨来,但是等了数月,死了无数庄稼,渴死了无数的人,天下没有一点的雨水,后来,四位山神不忍生灵涂炭,就用大法力,在此地凿出泉眼,供先民饮用,所以,当地人称这里是四神泉。此地从此就水草丰美,才使得附近变得山清水秀。”
  上皇听的津津有味,因着怕不安全,太监们纷纷拦着不让他就近去看,在泉眼附近漂了一会,眼看着到了中午,周围水汽太盛,一起苦苦哀求上皇尽早回銮。上皇游兴正浓,自然不肯轻易回转,就在众人抓耳挠腮的功夫里,后面一艘小船如离弦之箭一样到了跟前。
  “老圣人,江南传回的快信。”传令的侍卫说完,呈上一节竹管。
  上皇打开了竹管,把写在白凌上的信拿出来读了,读完脸上再没了刚才的惬意,对左右侍从们说“回去。”
  南苑的一处水殿边,承岳坐着露台上,听着太子妃贾氏唠唠叨叨。
  “我听秦长公主说,她驸马帐下有个小将,颇有些章法,我就生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让那个小将给咱们福源做侍卫如何?”
  承岳笑着说“你就不怕是个淘气小子,带坏了你儿子?”
  “说是小将,但是如今也加冠了,二十出头,听说以前是山里的山民,没田地,出来靠一把子力气挣一口饭吃,谁知道有今天这个造化。妾想着,他也是经历过的,必是稳重可靠。”
  “要是真将才,也不会陪着福源。皇兄必定把他放在沙场上,你啊也别想那么多了。福源是咱们长子,但是福沛也是咱们的儿子,你该把心思放在福沛和福渊身上。”
  太子妃此刻心情郁闷,要是放在一般人家,自持给这个家里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当家做主了十多年,中间还跟着丈夫受过委屈惊吓,肯定会冲着丈夫嚷嚷,但是太子妃这么多年贤惠下来,就是真的不贤惠,装的多了,也就变成了真贤惠。她如今听了承岳的意思,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敢说,今儿她挑起话题的目的是想和承岳商量:如今皇帝春秋鼎盛,而承岳的身份十分的尴尬,福鸿又是一天一天的长大,福源的未来在哪儿?这想法简直如野草一般在她的心里越长越高。
  但是承岳却不这么想,承岳印象里的长姐,就是那个在大火夜背着他逃出来的长姐,长姐说过福源是皇帝,那么,承岳就相信福源是下一任的皇帝,这个认知从不动摇。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  ̄3)(ε ̄ *)
  天气太冷,这次的休息时间就不准备去一日游了。听说正义联盟上映了(是叫这个名字吗?我不太关心DC的电影,我的真爱是漫威的复仇者联盟。),不知道好看不,看过的小伙伴求点评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