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897 逃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714 万道河流 (第1/1页)

真当她是没脾气的?
  
  “当然不骗你,我可是把你当家人一样,这段时间我没有好好照顾你,真的对不起。”
  苏云用手擦去脸上的泪,好似怕颜诗诗随时会反悔一样紧抓着她的手。
  见苏云摆出这样一副可怜的样子,颜诗诗只能任由她这么做。
  毕竟安全感是抑郁症病人最缺乏的东西,她若在此时推开她,那她的病说不定会比之前还要严重。
  “这……”苏父和颜诗诗视线相交,颜诗诗摇了摇头,让苏父嘘声。
  她虽然心里对苏父苏母自作主张的行为生气,可她也只能憋在心里,对老人发脾气这种事她做不来,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至于之后开导他们的事情,还得面对面交谈才行。
  “你们这样做只能对苏云有害无利。”颜诗诗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等苏云终于闹的筋疲力尽之后,几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安安静静的谈一谈了。
  一番谈话下来,苏家父母看来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一味的给颜诗诗灌输她这几日性格多么暴跳如雷。
  颜诗诗知道,要想说服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她是心理学专家,如果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那她如何开导他人?
  “我知道你们的顾虑,也知道您是为了让你们的女儿更自由。”颜诗诗耐心的说,可是这种自由完全就是一种溺爱,不仅帮不到她,反而会让她病情更加严重。
  “我们只是担心,你们照顾不好我的女儿。”
  从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苏母终于开口了,颜诗诗一愣,“怎么会呢?”
  虽然她以前也曾经同事之间,有人的病人家属因为担心病人得不到照顾,从而从中作乱的,但是这一点在颜诗诗这里完全是可以保证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就比如一名病人,为了让他得到更好的照顾,是在医院治疗还是留在家里对她的病情更好呢?”
  这话瞬间让苏父苏母哑口无言。
  “我们年级大了,确实有些方面考虑不周。”
  苏父拄着拐杖敲了敲地板,叹了口气。
  而颜诗诗也从他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亏欠。
  苏母也眼泪朦胧。
  “我这孩子从来没受过什么罪,我们那时候工作太忙,没顾得上她。”哪成想就是因为这件事,就让孩子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二老都后悔莫及,当初的努力工作也只是为了孩子更好的生活,如果知道以后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们宁愿少赚些钱,多陪陪这孩子。
  “现在还来得及。”
  颜诗诗的声音很大,在这个不大的客厅里显得无比落地有声。
  众人都惊了,就连苏云也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她,眼里的惊恐也少了一部分。
  “你的意思是,其实我有救,你可以救我对吗?”
  苏云忽然跪了下来,颜诗诗连忙把她拉起来,可她怎么也拽不动。
  “求你救救我,求你把我带回去好不好,我不想跟他们在一起,我想让你救救我!”
  颜诗诗没办法,也蹲了下来,“我会救你,只要你父母肯放开你,只要他们肯相信我。”
  这是她的心里话,也是她一直以来想说的话。
  这时候,苏云立即转头看向苏父苏母,“让我回去,好不好?”
  “就看在我是你们女儿的份上,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说着说着,苏云的泪又要流下来。
  苏父苏母看到这样子,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阻拦的话了。
  “之前是我们……没考虑后果,现在我们给你赔礼道歉了。”
  “苏云现在的状况住在疗养院事最好的选择,”颜诗诗耐着性子解释,“疗养院的人对她这样病情的人很有经验,一方面不会刺激她的情绪致使她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另一方面也有益于她身体的恢复。”
  事实上,这父母连女儿的生死都可以随意践踏,还会在意她的精神状况吗?
  她不知道她的这番话是否能劝服他们。
  苏母看了眼一片狼藉的房间,身心疲惫,终于松口。
  “可以,我接受小云去疗养院,但是……”作为母亲,良知回归,心中总归有些愧疚和心疼,“我要随时可以去疗养院看小云。”
  颜诗诗愣了愣,双手不自觉地绞在一起,脑海里是那瓶被掉包了的药,以及苏云发狂的样子。
  这样的父母,真的值得再次相信吗?他们会不会再害苏云?上次是疯,这次是什么,要了命吗?
  “颜医生,你尽管放心,我们已经……”苏父看出了颜诗诗的犹豫,终于垂下头,神色不明,“已经后悔了,苏云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只是想去照顾她,看看她,不会伤害她的。”
  “是是,不会伤害的!”苏母忙不迭地附和。
  颜诗诗直直地看着两人,揣度着他们的话语的可信度,半晌,微不可闻地轻叹了口气,妥协。
  “好,你们可以去看苏云,但是不要太频繁,过多外界记忆的刺激会影响她心理的恢复。”
  两人频频点头,剑拔弩张的气氛完全消失,颜诗诗沉思了片刻,还是问。
  “我把苏云安置在疗养院的事没人知道,你们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颜诗诗对两人没有称呼,他们确实达成了共识,但是他们曾经对苏云做过的伤害却永远不可以抹去,从这一点来说,这对父母不值得尊重。
  苏父苏母对视一眼,嗫嚅了半晌,颜诗诗也没再开口催他们。
  倒是苏父先松口,“是乔医生把一切告诉我们的,还说了一些有的没的,我们听着也有道理,就去接小云了……”
  果然是乔瑜?颜诗诗在心中冷笑,怒气上头,苏父一番话说的隐晦,但里面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懂?
  乔瑜跟踪了她,知道了苏云的下落,又在苏父苏母面前挑拨离间火上浇油,这才导致了这一事件。
  她三番两次地挑战她的底线,真当她是没脾气的?
  “我明白了,那我就先把苏云带回去了,”颜诗诗站起来,早在半小时前,她就联系了疗养院的人,这会儿来接苏云的车已经停在外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