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37 看中树弟的仙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782 真要难受 (第1/1页)

功力压制
  擂台边缘,“嘭”的一声,气劲怒然炸裂,席卷四方,地面亦向下凹陷处一个大坑,惊人的气浪随之而上,形成气旋在坚硬的石地上刮出吱拉拉的噪音,扬起烟尘将两人的身影遮掩住。
  “什么情况?”
  一直盯着叶王端和司水芸战斗的观众有些不明所以。
  “好像是连山大学的那个谁被鸠那摩击中了,这下惨了,连山大学要连输两局了。”
  “到底是谁被击中,你倒是说清楚啊,鸠那摩这个拗口的名字你都记得住,没道理记不住其他人的名字。”
  “就是、就是……就是那个谁呗,女的,长头发的,有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一个鼻子一张嘴。”
  “是不是还有两只胳膊和两条腿,嗯?这还用你说吗!我问她叫什么名字。”
  “反正、反正是连山大学用弓箭的那名女生,本来一直在逃,结果被鸠那摩逼入了绝境,本以为她会从上空绕过,结果突然停下了脚步,被鸠那摩一掌击中,估计不死也……不对!快看场上!”
  爆散的狂风中,黑色的浪潮之下,少女踏步抬手,纤细的手肘强行架住了砂?大的拳头,没有任何的躲闪,没有任何的回避,正面将鸠那摩的拳劲抵住。
  鸠那摩微微一愣,旋即压下疑惑,对方可能是用了某种禁术,临时提升了功体,不足为奇,当即饱提功力,黑水霸劲四溢而出,随着舞动的双臂,如狂风般卷向眼前的少女,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他的每一掌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道,恶气翻涌,更有霹雳闪烁,雷火冲腾,犹如一头撒开四蹄向前猛冲的凶兽,任何胆敢挡在他面前的生物,都要面对他野蛮的冲撞和凶残的撕咬。
  柳青青已是站在擂台的边缘,退无可退,在近身的情况下也来不及使用弓箭,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下一刻她就会被震飞出场,然而,就见她直接扔掉了手中的弓,明显小了一大圈的双手迎向对手狂暴的掌影攻势。
  万木缠丝手!
  拆解、拐臂、牵引、卸力,两人的劲力不断地碰撞,空气一波波炸裂,爆散着气旋,发出音鸣。
  光是身躯的对比,就有一种柳青青会被对手彻底压垮的感觉,如同甘蔗和椰子树的差距,可偏偏她一步也没有退,牢牢的立在原地,任由对手冲击,我自岿然不动。
  “应该是用秘术短暂爆发了功体,再配合柔功卸力化力,才抵住了鸠那摩的攻势,但这么做注定坚持不了太久,鸠那摩天生神力,后劲绵长,想拖到他气力衰退再行反击是不可能的。”
  不少武道高手都想到了这一点,纷纷做出了合情合理的判断。
  潘鸿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也迅速恢复了冷静,用嘲弄的笑容看向纪诗晨,无声的诉说着“差点被你给骗了”,不过倒是没有开口嘲讽,给自己留了后路,以免再次被打脸,他可不是那种一而再被主角打脸后,还会第三次把脸伸出去的反派。
  纪诗晨懒得回应,因为事实会证明一切,而且她相信自己不会等太久了。
  不过,率先变招的人不是柳青青,而是鸠那摩。
  身处激战中的武者,往往能比旁观者更敏锐,因为他的精气神高度集中,能察觉到更多的细节,这与常见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情况恰好相反,而鸠那摩就在同柳青青的僵持中,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不明具体缘由,却是来自武者本能的提醒。
  黑气激荡,掌劲回旋,鸠那摩背后的黑暗气息如瀑布逆流高涨,他化掌为刀,迎面斩出,瞬间斩出千百道黑影之刃,雷霆缠绕其上,混天劲力振荡虚空,切割万物。
  这一波爆发倒是跟司水芸的虚空影杀术十分相似,却是鸠那摩在短短交手过程中,迅速吸收对手的优点,化为己用,这等于战斗中不断进步的天赋着实令人惊叹,不少人开始欣羡潘鸿的运气和眼光。
  然而,下一刻,所有欣羡的念头荡然无存,化为如车祸般的空白。
  只因柳青青也挥出了一记掌刀,劈入压来的黑色怒潮中,立时便如刺穿黑压乌云的雷电,转眼拨云见日,烟消云散,将鸠那摩震飞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脑海中都生出了相同的疑问,只不过其他人都可以细细思考,唯独鸠那摩不行,他还没想明白为何自己狂风骤雨的攻击会在瞬间瓦解,一连串的反击就已经接踵而来。
  柳青青不再使用防守为主的万木缠丝手,改用涛涛进攻的烈火流云掌,每一击都带起星火跳跃,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红痕,犹如在黑夜中陡然间暴开的烟火。
  鸠那摩拼命反击,却被打得节节败退,每一次拳掌碰撞,都震得他气血沸腾,筋骨剧痛,很快架势就被打崩,破绽百出,身上也不知挨了多少掌,若非有太阿不动体保护,只怕早已重伤到底,饶是如此,他也没能坚持太久。
  “火云神印!”
  柳青青蓄势已成,自然而然的打出了绝招,双掌震开鸠那摩的防守,正中胸膛,嘭的一声,火云升腾,烈焰爆开,魁梧的身躯沿着坚硬的石地飞了出去。
  鸠那摩化作火人滚出了十丈外,十指往地面猛地一扣,石地开裂,拉出数道一米多场的凹痕后,终于止住退势,他翻身而起,身体一抖,震散附着体表的火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柳青青,脸上惊疑不定。
  场外也是一片哗然,伴随着连续不绝的抽气声,到了这一刻,再没眼光的人也看出了缘由,柳青青分明是用功体正面压制了鸠那摩,以神功击败神力,而且是压倒性的优势,这绝不是什么秘术爆发能做到的。
  柳青青稍稍调整了一下气息,渐渐适应从万秽污血中传递过来的庞大功力。
  按照比赛规矩,不能使用自带的兵器或法宝,否则视为犯规作弊,因此她没有与万秽污血结合,进入污血附身的状态,仅仅只是与秽血化身共享了修为。
  污血化身的功力有多少呢?首先它是由三滴万秽污血汇聚而成,代表了三个普通化神宗师的修为,但这只是小头,真正的大头是从犴野兽王身上继承来的部分根源之力,两者结合,换算成内功等级,至少达到了十八级。
  虽然柳青青不是附身状态,与万秽污血结合得不够完美,此时只能分享到三四成的功力,但足够碾压内功只达到十级的鸠那摩了。
  之前她以万木缠丝手防御,就是为了适应暴涨的功力,避免伤到自己,毕竟不是附身状态,光凭本体肉身可承载不起过于强大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
  发出相同惊讶的不只是鸠那摩,还有叶王端,他瞥了一眼,就被这不可思议的场景震惊到了,而他的分心,立即被司水芸把握住了机会。
  “狼影千杀!”
  地面的影子突然暴动,如漆黑的蟒蛇群向上翻腾,一条条飞蹿而起,强行击破了黑白旋涡,叶王端连忙闪躲,仍挨了一刀,顿时胸口鲜血淋漓。
  挣脱禁锢的司水芸朝柳青青的方向看了一眼,猜到了情况,立即把注意力转回叶王端身上,挥舞长戈展开连绵不绝的攻势,一道道黑影如狂蟒乱舞,一波接着一波,令人喘不过气来。
  论综合实力,叶王端还要逊色鸠那摩一筹,司水芸对上他有很大的赢面,再考虑到柳青青现在的状况,她判断没有必要交换对手,捉对厮杀不失为一个好安排。
  另一边,鸠那摩很快调整好了心态,尽管依旧无法理解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功体一下子暴增了那么多,不过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再想这些并无意义,他闭目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黑色的风暴平地而起,鸠那摩的气势不断攀升,体表的温度飞快攀升,仿佛有蒸汽从他的黝黑皮肤里溢出,漆黑的影子在他背后扭动着,构成蛮族魔神之像。
  柳青青察觉对方的变化,散去了凝聚在掌心的真气,静静的看着,没有出手打断。
  随着一声暴喝,黑色风暴四散而出,地面爆裂开来,重新现身的鸠那摩身体长到两米五,体表有着一层燃烧的黑气,像是被什么东西附着了一样,他向前踏出一步,黑气在他的脚下翻滚,留下一个个漆黑的脚印。
  鸠那摩开口道:“感谢你的等候,没有出手阻止,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当然,我也没法留手,这个状态下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力量。”
  仿佛为了印证他没有撒谎,他脚下突然涌出一股黑气,撕裂地面,噼噼啪啪裂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朝着柳青青蔓延而去。
  “我身上的这股力量不是我自己亲手得来的,这场战斗对你其实有些不公平,但每个人际遇不同,天赋不同,本来谈不上公平,所以,我想至少让你败得没有遗憾。”
  柳青青脚尖猛然一顿,漆黑的裂痕在她的足前停顿,仿佛被一脚踩死的黑蛇。
  “哈哈哈,说得对,如果万事都要讲究公平,那些因我临阵突破而被击败的对手,他们又要到哪里去哭喊公平呢!战斗,无非成王败寇!”
  伴随着充满霸气的怒吼,鸠那摩双拳卷起了千层浪,如同死亡的浪潮排山倒海而去,朝柳青青直压而下,这一刻的他发挥出来的实力犹在队友董汉文之上。
  柳青青一步不退,纤细的双手迎面击去,没有丝毫巧劲,也不讲究以柔克刚,完全是正面的硬碰硬,娇小的身体中蕴藏着深不可测的能量。
  兔起鹊落,龙蛇飞动,两人激烈地战成了一团,每一下碰撞都跟天上雷鸣一样响亮,四散的余劲搅动着风云,令裁判不得不启动阵法,避免余劲伤到观众。
  一连串的正面交锋后,竟是鸠那摩首先被击退,引起众人的一阵惊呼,虽然他们也都知道此时的柳青青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双方在外表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鸠那摩的体积几乎是柳青青的三倍,而且一身黑气笼罩,宛若魔神,不论怎么看他才是比拼力量的强者,结果却是他先承受不住冲击。
  好在鸠那摩自身对这一结果并没有那么惊讶,只有亲自接触了,才能体会到那娇柔的身躯中蕴藏着多么可怕的功力,他自忖就算晋级化神的董汉文来了,也是一样被崩飞的下场,而且对方用的掌法非常古怪,隐约对他的黑水霸劲有克制之效。
  其实柳青青用的是诛邪剑宗的辟邪掌,乃是根据《诛邪剑诀》推演出来的一套掌法,同样继承了破邪灭秽的特性,而黑水霸劲正好是用凶煞之气进行修炼,遭到克制并不奇怪,也就是鸠那摩修炼了太阿不动体,抵消了一部分劲力,换成别人早被打成重伤了。
  爆发的状态无法持久,必需速战速决,于是在落地的瞬间,鸠那摩腰马一沉,右手向后一撇,身躯缓缓转动,庞大的黑气回旋,魔焰熏天,壮气吞牛,整座擂台仿佛都被他带动。
  “混天大手印!”
  足有三米高的漆黑手印轰掣而出,带走了鸠那摩身上所有的黑气,这一道手印携带着强大的吸力,擂台上的碎石块都朝它飞了过去,并在接触的瞬间被震成齑粉。
  柳青青的身体也被卷动,朝着黑色手印投去,她的脸上无惊无惧,体内庞大的真气被催动,双手闪耀起刺目的光芒,如天神降临,荡灭一切魑魅魍魉。
  “辟邪圣威!”
  小小的光印撞上漆黑的大手印,却如太阳融雪一般,将黑气轻易化去,柳青青将其击穿后,去势不停,双掌径直印在了无法动弹的鸠那摩身上。
  圣光绽现,纵然是太阿不动体也承受不住浩荡元力的冲击,瞬间破功,鸠那摩直接飞了出去,一头掉进了湖里,而他在中掌时就已经陷入了昏迷,裁判连忙将人从湖中救出。
  至此,第二局胜负已然分晓,即便接下来柳青青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一旁看着,也带给了叶王端巨大的心理压力,一招不慎,被司水芸抓住机会,一套行云流水的连击扫出了擂台。
  嘉宾席上,潘鸿在看见弟子被击飞的时候,就忍不住起身,想要去查看伤势,结果耳边飘来了纪诗晨的传音入密:“抱歉,说好要让徒弟放水,结果没能履行承诺,对不住。”
  潘鸿脸上一黑,心想女人果然都是小心眼,就算化神宗师也不例外,但他不好说什么,此时说得越多越狼狈,只能憋着气离席。
  ……
  “干得好,这下一比一打平,又回到计划中的步骤了。”
  柯茶菁与有荣焉的跟司水芸和柳青青击掌,其余队员也纷纷开口庆贺,虽然他们很好奇柳青青在战斗中发生的变化,但也知道这是人家的秘密,没有一个开口询问。
  司明对柳青青道:“又一次发挥关键作用了。”
  感觉自己这位青梅竹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每次一出手就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胡忌显眯着眼笑道:“不止如此,眼下的情况比计划中更好,天玄武术已经打出了董汉文、鸠那摩、叶王端三张牌,剩下可堪一用的只剩下一个向东来,余者不足为虑,他们已经被逼上悬崖边了。”
  天玄武术社的战术就是将一切赌在董汉文等四人身上,拿下三场胜利,如今这一战术可说是宣告破产,光凭一个向东来和其它板凳选手,想要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拿下两场胜利,简直就是笑话。
  不提司明这位规格外的王牌,第二武术社还有胡忌显、柯茶菁、聂琬芷三大主力,以及一个“爆种男”辰时迷,就算前两局都输了,他们依旧有翻盘的机会。
  相比之下,天玄武术社的容错率就低得吓人,输了一局希望就变得渺茫了,当然,这跟硬实力有关,整体实力上天玄武术社就是不如连山第二武术社,所以后者输得起,前者输不起。
  司明摩拳擦掌道:“第三局该我上场了吧,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胡忌显却道:“不,你可能要在第四局或第五局出场,虽然到了这一步,对方的胜算已是微乎其微,但还是谨慎为上,不能给他们一点翻盘的机会,你是悬浮在他们心灵上的一块巨石,不落下的时候威胁是最大的,一旦落下,反倒会令他们松一口气。”
  “核弹的待遇吗?”司明摇了摇,“算了,你是军师你说了算。”
  “第三局就让……”胡忌显环顾了一圈,很快做出决定,“辰时迷上场好了。”
  虽然聂琬芷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只要对方不派出向东来,就有足够的胜算,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对方也有一个“柳青青”,藏着不为人知的爆发手段,只会平添波澜,还不如派出同样藏有秘密的辰时迷,如此对上向东来也有一定的胜算。
  如果现在的局势不利于第二武术社,胡忌显说不定会求稳,但既然局势对己方有利,他就愿意赌一把,看看辰时迷能不能浪起来。
  “接下来,就看天玄武术社怎么选了,如果他们有勇气赌一把,派向东来出战,尚能保留一丝胜利的希望,如果他们害怕司明出战,想要用下驷兑掉上驷,那这场决赛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胡忌显笑得像一只守在鸡窝前的狐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