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922 皓月楼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29 她已经决定了 (第1/8页)


  白韶看着单子上那些东西, 好多东西连他都没听过,不过,韩熠大概也料到了这种情况, 所以很多东西都给了描述。
  白韶看着单子问道:“他……他这是要做什么?”
  颜徵要是知道就不会也懵逼了,说实话刚刚在看到这张纸上的内容的时候, 他还以为是韩熠跟白韶约定了什么暗号。
  现在看白韶也很莫名的样子, 他就放心了。
  放下心来的颜徵一点也不想跟白韶继续研究这些东西, 直接说道:“既然信已经送到, 我便回去告知阿熠一声,告辞。”
  白韶也不在意, 只是想要通过这份名单来猜测韩熠到底要做什么东西。
  他能猜得到才有鬼, 只要韩熠不说,估计谁都猜不到他要做什么。
  更甚至就算韩熠说了,也未必有几个人能明白。
  将材料的事情拜托给白韶之后, 韩熠就放心了。
  只是当晚上睡了一天睡不着的他思索要不要把前段时间记录下来的那些沿途地理都重新整理一遍的时候, 他看到颜徵推门而入。
  清亮的月色洒在颜徵脸上, 让那张俊脸看起来居然显得温柔多情。
  韩熠甩了甩脑袋, 颜徵这个人温柔是可能的, 多情就算了,这个男人爱的是整个天下,信他最爱自己的姑娘最后下场都……
  他不再思考这些东西,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颜徵自然而然说道:“这就要睡了。”
  韩熠看着他往自己的床走过来,一脸迷茫:“燕川不是给你准备房间了?”
  颜徵脚步一顿说道:“准备了,但我不放心。”
  韩熠轻笑一声:“这里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颜徵说道:“谁知道东胡人会不会铤而走险?更何况燕川人质于秦本身就很有问题, 他肯定不想去,他的拥趸自然也不想他去,必然会与对立方起冲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韩熠听着觉得他似乎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又有哪里不太对。
  等到颜徵在他身边躺下之后,他才恍然:这不对吧,应该是他保护颜徵啊,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更何况还有陈双聂呢,陈双聂就住在他隔壁,而陈双聂的左边是韩熠右边是颜徵,无论谁有事情,他都能第一时间保护,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转头刚想劝颜徵回去睡,结果就看到颜徵已经闭上双眼,似乎已经进入浅睡状态。
  韩熠一时之间有些不舍得喊醒他,只觉得入睡这么快,颜徵一定很累了,这时候吵醒他把他赶出去好像也不太合适。
  反正这张床也够大,睡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只不过刚刚韩熠都没有睡着,现在就更睡不着了。
  躺下之后他忍不住侧过身看着身旁的颜徵,特别想要跟颜徵剧透一下他接下来的走向,免得他走弯路。
  然而这些东西都不能解释,这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感觉是真的不太好。
  韩熠在这边盯着颜徵的侧脸出神,那边颜徵被他看得一动不敢动,简直身体都要僵硬了——是的,刚刚他就是在装睡。
  因为担心韩熠反应过来又要赶他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跟韩熠一起睡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又变成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忽然又十分不习惯。
  颜徵担心韩熠再继续看下去会看出来他装睡,干脆一翻身,伸手就把韩熠拽到了怀里。
  韩熠本来还在忧国忧民,结果猝不及防之下鼻尖抵上了颜徵的胸膛。
  韩熠:我好像发现了之前每天早上醒来两个人都会抱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大概是次数多了,韩熠自己也已经习惯,他直接调整了一个姿势闭上了眼睛。
  毕竟颜徵的体温略高,身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又暖又香,让他都忍不住昏昏欲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比较暖,他们两个并没有继续抱在一起,韩熠直接将被子踹开了一半,并且整个人睡成了大字型。
  颜徵看的好笑,但还是坐起来准备帮他盖盖被子,让他接着睡一会。
  只不过盖被子的时候,他的目光就被韩熠露出来的腰线吸引了目光。
  大概是昨天晚上韩熠睡着了的确不太老实,上半身的亵衣直接翻了上去,正好露出了一截细腰。
  韩熠脸本来就白,身体更不用说,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白中透粉的温润感,看上去就觉得手感特别好。
  恩,实际上手感也挺好的。
  颜徵没忍住摸了摸韩熠的腰侧,韩熠大概是睡梦中觉得有些痒,模模糊糊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背对着颜徵。
  颜徵忍不住皮了一下,又顺手捏了捏,然后得出一个结论——他家阿熠可真是太瘦了,捏一把都没多少肉。
  韩熠被他这一捏彻底捏醒了,转头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说道:“大早晨你干嘛啊。”
  颜徵听到他带着鼻音仿佛撒娇一样的语气,忍不住喉咙一紧,很想把人拽过来抱进怀里。
  抱进怀里之后呢?他也不知道,就是越相处越觉得韩熠可爱。
  他没说话,韩熠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看了一眼外面天色便坐了起来:“都这时候了啊,怎么不喊我?”
  颜徵回过神来按着他的胸膛想让他躺下说道:“再多睡会,一路上你都没好好休息。”
  韩熠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总算是见识到了颜徵睁眼说瞎话的一面。
  他这一路上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睡十个时辰,现在颜徵说他没好好休息?问问其他人同意吗?
  颜徵见韩熠抗议,便说道:“那正好,该上药了。”
  这个韩熠倒是不抵触,赶紧把伤口弄好,他好去折腾烟花。
  上药的过程中韩熠看了看说道:“我伤口都愈合的差不多了,不用总关在屋子里了吧?”
  颜徵听后低下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呼出的热气扑打在韩熠的肩膀上,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觉得心里有些痒,但是又找不到痒的来源。
  他忍不住转头看看颜徵。
  颜徵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也抬头看着他。
  两个人目光相对,看到对方眼中自己的倒影,觉得似乎又什么不一样,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哪里不太一样。
  只觉得想要再亲近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燕川在外面拍门说道:“长安君?阿熠?醒了嘛?今儿日头老好了,我带你出去逛逛啊。”
  有那么一瞬间,颜徵特别想把燕川嘴封上,这个人怎么这么烦?
  燕川在外面拍了拍门,等了一会见里面没动静,还以为韩熠没有起来,刚要走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然后从里面走出了正在整理衣服的颜徵。
  燕川:=口=!
  他震惊地看着颜徵半天没说话,颜徵有些奇怪问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燕川结结巴巴:“你……你……你咋在这儿?”
  颜徵总不能跟他说晚上睡不着跑来跟韩熠一起睡吧?便说道:“我来给阿熠上药。”
  燕川点了点头,忽然又反应过来不太对:你上药脱啥衣服啊?
  不过此时韩熠也跟着走了出来,也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去哪儿?”
  还没等燕川回答,颜徵就说道:“别去太远的地方,天冷,阿熠身体还有点虚。”
  燕川注意力被引开说道:“就带你们去集市上逛逛,哎,我跟你说,那边老热闹了,啥都有。”
  韩熠顿时眼睛一亮,拽着颜徵的手腕说道:“我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走走走。”
  颜徵一脸无奈任由他拽着走,嘴里还说着:“慢点,地上滑。”
  燕川忍不住看了看地,然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家的雪总有下人扫干净,哪里滑了?
  虽然燕川只喊了韩熠,然而等出门的时候就又变成四人组——魏舞自然也跟着凑热闹来了。
  不过魏舞并没有住进燕川的家,而是去住了驿馆,本来她是来找韩熠玩的,结果还没进门就迎面撞上了。
  正如燕川所说,集市上的确很热闹,叫卖的杂耍的热火朝天。
  韩熠到了这里之后很少见到这样热闹的场景,连带着整个人的心情都明亮了起来。
  颜徵一直关注着他的状态,看到他眼睛亮晶晶的,难得开心的模样,便不再说什么,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腕,生怕他们两个被人流冲散。
  走到一半的时候,韩熠眼角划过一处摊位,别的摊位都热热闹闹的,只有他那里冷冷清清,而他的摊位上摆着的则是一堆红色的圆形果实。
  韩熠定睛看去发现居然是山楂。
  天啊,他居然看到了山楂!
  他眼睛一亮,立刻跑过去问道:“这个怎么卖?”
  还没等摊主说话,旁边就有人说道:“小郎君,他这玩意老酸了,不能吃,骗人的!”
  韩熠笑了笑:“没事儿,我就喜欢吃酸的,不酸就不要了,怎么卖,我全买了。”
  那人显然也有些犹豫,忍不住说道:“这玩意是真的酸,你可想好了,我可不退啊。”
  韩熠说道:“恩恩,不退!”
  那人这才放心说道:“就……三尺麻布吧。”
  韩熠正在拿钱袋的手一顿,一脸懵逼,他出门没带布啊。
  好在燕川走过来说道:“记在我账上,回头去我府上领吧。”
  那人顿时笑道:“原来是公子川,好嘞。”
  韩熠有点好奇地看了看燕川,他发现这个时代的王子跟他想象中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太一样。
  或者也不能说不一样,赵国的王子的确高高在上,但是燕川……就感觉好像很多人都认识他,一路走来许多人都在跟他打招呼。
  看得出来也的确受百姓爱戴。
  燕川让人帮韩熠将山楂送回去转头问道:“这玩意我尝过,你买它干啥?”
  韩熠看着颜徵笑道:“回头给阿徵做冰糖葫芦吃,恩,还有山楂球,还能做山楂糕。”
  燕川看了看韩熠又看了看颜徵,小心翼翼问道:“那啥……我能尝尝吗?”
  韩熠弄出来的东西都好吃,这个概念大概已经深入人心了,甚至连一旁的魏舞都竖起了耳朵。
  韩熠难得大方:“可以啊,不过我要先试试才行,不知道能不能做呢。”
  燕川听了顿时街都不想逛了。
  巧了韩熠也不太想逛街,只想回去收拾山楂。
  于是一行人干脆打道回府,做冰糖葫芦也不用韩熠出手,山楂有人帮他洗干净去核,他只需要研究糖浆就行。
  虽然说是冰糖,但这个年代连白砂糖都没有,韩熠只能用饴糖代替。
  等第一波出来的时候,韩熠尝了一个,虽然也是甜甜酸酸的,但没有原来那种脆脆的口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正巧颜徵担心他在里面太久会累着,走进来说道:“实在不行就不弄了。”
  韩熠夹了一个裹了饴糖的山楂递到他嘴边说道:“没有,已经好了,你尝尝。”
  裹了糖的山楂外壳晶莹剔透,里面则红彤彤的看上去的确很好看。
  颜徵记得别人都说这玩意酸,便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吃进嘴里之后果然又甜又酸,而颜徵天生不喜欢酸的东西,顿时脸就皱了起来。
  韩熠难得见到他这个样子,笑的手一抖,剩下那半颗山楂就没夹住掉了下去。
  他倒是眼明手快接住了,只不过接住之后有点尴尬,感觉也不好让颜徵吃了,就打算扔掉。
  结果还没等他扔,颜徵就捏住了他的手,低头将那半颗山楂吃了,还顺便舔了舔他手心里沾着的糖渍。
  韩熠只觉得手心痒痒的,一直痒到了心里。
  他有些不自在的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筷子,刚想问颜徵喜不喜欢吃,就听到燕川一边说着:“你们俩都跑厨房干啥呢?”一边走了进来。
  燕川一进来就看到颜徵正握着韩熠的手仿佛在亲吻,顿时老脸一红,结结巴巴说道:“对……对……对不起,你……你们继续。”
  而后落荒而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