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331 劫回缘之废材九阡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57 三倍报价 (第1/5页)


  她们走出文具店,拐了几条七七八八的小巷子,停在一条堆满废弃纸箱的深巷里。
  抬头望是错综交织的天线和红红绿绿的晾衣绳,那些数不清的内衣、衬衫,还有长短裤随风高高地扬起,未拧干的水顺着衣角流到铁皮屋檐上,再顺着栏杆滑落在地,积起一滩小水洼。
  好半天没有人说话,水滴的声音尤为清晰,仿佛一种暗含深意的倒计时。第三次滴答声响起的时候,夏芩缓缓地抬起脸,把声音放得很轻。
  “我知道你是齐愿。”她说,“你瞒得过其他人类,瞒不过我。”
  “人类!?”陆昕敏感地抓住了她话中的要害,瞳孔紧缩,有些震悚地瞪大眼睛。
  齐愿站在她身边,纤长的眼睫缓缓地颤了一下,她慢慢把目光停在夏芩的脸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我换一种方式。”夏芩从书包里拎出一个保温杯,旋开杯盖,将些许温水浇到自己的胳膊上,原本白皙无暇的手腕仿佛裂开一道缝隙,浮现出不同于其他部分的淡青色。
  她把手背翻过来,数条过于凸显的静脉附着在薄薄一层皮肉上,那些静脉全部呈现出一种奇异的蓝绿色。而在手背接近虎口和腕部的地方,赫然冒出几块淡紫色的斑痕。
  陆昕怔然地看着她,全身僵硬:“你……”
  “要伪装成人类生活真是不容易。”夏芩扯了一下嘴角,眼里并没有笑意。她打量着齐愿,轻快地说,“你是两周前死的?真羡慕你,暂时还不会变得像我一样。”
  齐愿静默了片刻,注视着那片淡青色的僵死皮肉,了然地抿起嘴唇:“……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夏芩将多余的发丝夹到耳后,不疾不徐地说:“去年夏天。”她说得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平静,仿佛不是一件关乎自身的大事。
  “原、原来你也是……”陆昕心情震荡,一时失语,“所以你才会找我……”
  “是呀,我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这样小心翼翼,”夏芩扬起嘴角,笑容甜美如蜜糖琥珀,实在难以想象她已经是个死去的女孩子。“大可放心,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齐愿歪着头:“但你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
  “外形很像啊。”夏芩语气自然,“虽然人类一时间难以分辨出来,但是我们同类之间非常方便,只要闻见味道就可以确定了。”
  “味道?”陆昕不自觉地凑近齐愿吸了吸鼻子,“挺香的呀!”
  小纪摇摇头,苦笑道:“人类是闻不到的。”
  “对。”夏芩点点头,“但僵尸之间可以嗅到……一种尸臭的味道。”
  “尸臭!”陆昕瞠目结舌,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是人类。
  齐愿怔了片刻,下意识地举起胳膊闻了一口腋下,随后脸立刻皱成了苦瓜。
  夏芩哈哈大笑:“味道是不是特别酸爽?你自己平时可能会注意不到,但是在其他同类的鼻子里特别明显。”
  齐愿两指掐住鼻子,点了点头。
  夏芩忍俊不禁:“所以我出门不管如何都要喷点香水,这样就能把身上的臭味抵消了。”
  陆昕好奇地问:“学校里也有很多同类吗?”
  夏芩摇摇头:“学校里我暂时只发现了你一个,但也不排除它们伪装得很好的可能性。”
  齐愿蹙起眉:“为什么你身上会出现斑痕?”
  “死后大概五六个月,慢慢就会生长出尸斑了。”夏芩笑了笑,“倒不会变得像巨人观那么恐怖,但肢体肯定会越来越松散。但像你这样僵尸宝宝暂时不用紧张,因为刚死去的时候是最像人类的时刻。”
  陆昕惊讶地说:“但我觉得你的举动都好自然啊……”
  夏芩耸肩:“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迫于生计嘛。”
  随后齐愿又问了几个关于僵尸的问题,夏芩的说法与现实基本一致,僵尸的唯一口粮是人类血液,只能由人类提供,吃任何人类的食物都无法饱腹。
  人类的心理健康与血液的口感挂钩,如果饮用的血液中含有剧毒,那么僵尸也会受伤。
  “而且变成僵尸之后身体的某些部位会变强大哦。”夏芩转了转脚踝,笑道,“比如我,就是身体变轻,速度提升了很多。”
  齐愿沉思:“我的力量变大了很多……”
  小纪在一旁感叹:“这样看来,做僵尸还是挺好的。”
  “不。”陆昕摇摇头,“僵尸每天都活在提心吊胆中,一旦被发现,可能再也无法回归人类世界了。”
  ————
  夜幕低垂,云朵变成了厚重的铅灰色,掩映着城市里零零碎碎的星光,遥远而孤独。陆昕透过厨房的窗户向外望去,远处闪烁的霓虹灯管和近处僻静荒凉的老片区仿佛来自不同世界。
  她把锅里的甘笋用大勺掂入白瓷盘中,齐愿从流理台上端起两盘热菜,往客厅的饭桌走去。
  陆昕将肉汤拌入白米饭,很快地吃完饭菜,她从纸盒中抽了一张白纸,轻轻擦了一下嘴角,来到端坐在笔记本前的齐愿中。
  齐愿对于现代智能设备的操作已经极快地掌握,甚至能做许多简单的操作,她平和的脸颊上倒映着笔记本屏幕的蓝光,敲打键盘的姿势端正而迅捷,远远看不出是个已死之人。
  到家前,陆昕扫了夏芩的二维码,交换完微信,又依着她发过来的网址,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国内最大的僵尸交流论坛。
  这个网页表里不一,平时外表看上去像个普通的书籍交流论坛,只有在申请注册,又经管理员审批以后,才能正式地浏览其全貌。
  网站的背景是全黑色的,样式简单。让陆昕想起一部名叫“地狱少女”的老番,和里面的地狱通信有异曲同工之处。网站的客流量不大,在线人数显示在右上角,是一个鲜红的“647”。
  齐愿拿着鼠标往下滑,最新被顶上来的帖子显示了两分钟以前的最后回复。
  帖子的标题是“僵尸会死吗?”,被标红加粗。下面有几百条回复,口吻不一,有的猜测僵尸已经属于永生的范围,再怎么破坏其肢体也能复原;有的认为僵尸属于生态链的一环,肯定有被克制的方法,只是现在还未找到。
  齐愿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帖子的大概内容,僵尸的□□和她预料的相差不远。
  新生的僵尸四肢很僵硬,拥有很强的破坏欲和攻击性,但不会攻击给予它食物的人类。
  随着时间流逝,僵尸的四肢逐渐灵活,生前的记忆会慢慢回到大脑中,它们的行为举止看上去与人类无异,唯一能够加以区别的是肤色和气味。
  僵尸的皮肤会蜕变,逐渐由苍白渐渐转为尸绿色,身上的任何部位会随机呈现出尸斑。
  死去一年的夏芩已经蜕变完成,每一天出门时都必须将裸露的皮肤涂上厚厚的粉底液。
  僵尸的情感非常淡薄,这是最能区限它们与人类的不同。
  除去对食欲的热望,僵尸的情绪几乎被冰冻,很难被任何方法激怒,除非它们本身受到威胁。它们不会害怕、不会痛苦,难以感知快乐。甚至也不能像人类一样随心所欲的去爱。
  看到最后一句时,齐愿感觉自己停止跳动的心脏仿佛震了一下。爱这个词从未在她身上应验,宛如一个遥远的童话。
  距离自己最亲切的血缘尚且将她拒之门外,他们不愿教会她爱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更何况陌生人?心跳加速可能也是错觉。
  陆昕把手搁在她肩膀上,包容地笑了一下。
  她盯着屏幕,一字一字地念:“我死在今年的开春,因为一次山体滑坡。尸体还未腐烂,我妈把我埋进地里,却没想到我在地下睁开眼睛,好不容易剖开泥土,走到我妈面前,她却尖叫着用扫把打我,让我滚出家里。”
  僵尸被赶出去以后,四处流浪,身无分文,被救助站收留了。他发现自己只对血液有进食冲动时,迫于无奈便去偷取冷藏室里的血袋。
  连续偷了两三次以后,被一个清洁工发现,对方误以为他把血袋偷出去贩卖,就报了警。哪怕他无心攻击人类,却在四处逃亡的过程中被许多流氓地痞殴打。
  “人类社会真的有我们的生存空间吗?”这个僵尸留下最后一段评论,“我感觉自己仿佛异类,不受欢迎,无路可走。”
  齐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幸运。她握住陆昕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深深地低叹了一声。
  太阳升起的时候,或许有许许多多的僵尸睁开乌黑的双眼,漂泊在任何你可能见到、去过的地方。
  他们或许是天桥下乞讨的老人,或者是发传单的年轻人,是那些游荡在街道上的拾荒者……逆着光在黑色地带漫无目的地前行。
  像齐愿一样,能在温暖的阳光下光明正大地“活”下去,是很多僵尸的奢求。
  世人所追求的永生或许是僵尸的一部分形态,但它们已经付出了更庞大的代价,或许正常死去才是对大部分人最好的结束。
  为了不破坏人类社会的运行秩序,僵尸论坛建立起
  专门的救助站,收留流浪而无处可去的僵尸。同时,在它们之间也有一套墨守成规的法则。
  “不可主动暴露身份,非必要情况下不可攻击人类和同类,不可将论坛的存在向外透露。”
  一旦违背法则被发现后,这名僵尸会被所有救助站抛弃。
  齐愿在论坛里登记下自己的详细信息,她将网页保存到收藏夹中,然后按下关机,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
  陆昕已经洗完了澡,头上包裹着毛巾,几根湿漉漉的黑发贴在侧颈上,她穿了一身很柔软的丝绒睡衣,露出两段洁白纤细的脚踝,圆润的脚趾被毛绒拖鞋遮住。
  她正背对着齐愿,从柜子上拿下吹风机,踮起脚尖时腰身显得很纤瘦易折。齐愿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走到她身后,垂下头,默默把脑袋埋在她的肩窝里。
  陆昕突然被她抱住,愣在原地,拿着吹风机不知如何是好。她睁圆了眼睛,侧过头小声问道:“怎么啦?”
  齐愿不言不语,双臂在她的腰上缓缓收紧。文字记载僵尸不易流露感情,她却总是喜欢靠近陆昕,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小夜灯缓缓地哄晒着陆昕的侧脸,她黑亮的瞳孔被染成橘黄,轻轻眨了一下,把手里的吹风机往后递给齐愿。
  “你帮我吹头发吧。”她不自觉地软下声音,像是征询她的意见,“好不好?”
  齐愿接过吹风机,同意了。
  她把包裹在陆昕头发上的白毛巾拆下来,搭在椅子上。
  陆昕的头发并不很长,堪堪垂到了肩膀,但是非常柔软蓬松,手感很好。齐愿按下开关,将温度调到最适宜的状态,然后轻轻地将出风口对准湿淋淋的长发。
  陆昕被暖烘烘的风熏得想要入睡,眼皮都粘在一起。她在半醒半梦间突然想起,第一次和齐愿搭上话的时候,对方也帮自己吹过头。
  但情况却截然不同。那时她是个可怜兮兮的落汤鸡,齐愿只是出于同学情谊才来帮助自己。而现在她们已经成为了朋友,仅仅只经过两周,却感觉一起跨越了生死。
  齐愿将发尾的地方吹干,梳齐长发,一系列动作做完以后,她倏然发现,陆昕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她愣了一会儿,将双臂穿过对方膝窝和后颈,轻松地抱了起来,踮起脚尖往卧室走去。
  时钟指向晚上九点,但陆昕已经睡得很香,恐怕不会再醒。齐愿坐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帮她披上了被子,然后无声地走出房间。
  她拿起陆昕放在桌上的手机,点开微信,沉思片刻后,点开夏芩的对话框。
  夏芩的头像是自己的自拍,柔光滤镜加的有些夸张。她本来就好看,这样乱加更是完美得虚假。她经常发朋友圈,有时在外和朋友烤串,或者又去什么画廊参观,课外生活非常丰富。
  齐愿简单地浏览了一会儿,敲下一行字。
  “纪菱是你什么人?”
  纪菱便是她身旁小纪的真名。
  片刻后,夏芩的回复跃然眼前:“当然是我的粮仓啊,就像你和陆昕一样嘛。”她自以为看得很透。
  齐愿笑了一下,回复得莫名其妙:“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俺来啦 照例非常感谢大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