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720 白胡子故乡篇(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53 寓甜蜜6小时…… (第1/8页)

好人有好报

  盗帅所说的那个庄园,虽然不在庆阳城繁华的位置,但却并不难找。
  庄园并无名称,门口也没有人把守,而且看起来并不怎么奢华,毫不起眼。
  杨玄也未停留,径直走上前去拍门。
  砰砰砰。
  拍了半天门之后,一个老态龙钟、颤颤巍巍的老头打开了门,探出了身子。
  “你找谁?”老头牙齿都快掉光了,说话漏风。
  杨玄拿出盗帅给的那面令牌,递给了老头。
  老头借过令牌,摩挲了几下之后,又还给了杨玄。
  “原来是东家!”老头说着,将大门完全打开,让杨玄进来。
  杨玄进入大门,随口问道:“此处没有其他杂役吗?”
  老头看起来并没有多么激动,颤巍巍道:“回老爷,此处就只有老朽一家看守。”
  杨玄点了点头:“你自去忙你的事吧,我自己转转。”
  老头也不反驳,他好像有什么愁事,对杨玄施礼之后,就离开了。
  杨玄不以为意,他早就探清了盗帅所说的那间密室所在,不需他人的指引。
  这处庄园面积还算不小,但其内的布置却并不怎么用心,处处露出一种随意。
  对这些,杨玄并不感兴趣,他所感兴趣的,只是盗帅所说的,从皇陵中拿出来的东西。
  没有什么困难的进入密室,打开一扇铁门之后,杨玄便看到了盗帅所说的那些东西。
  东西对杨玄来说很普通,无非是一些金银器皿,宝石玉器之类,虽然数量很多,但打眼一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杨玄随意的翻动,将一块羊脂白玉拿在手中把玩着,一边翻看着其他的东西。
  过没多久,他便有些失望。
  因为这些东西虽然都是宝物,但对他来说,却真的没有什么用处。
  唯一稍微能引起杨玄注意的,是一方圣旨。
  杨玄将圣旨打开,稍微阅读之后,发现这是一道传位诏书,大概意思是上一任皇帝临死之前,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云云。
  其中提到的继位者,名苏振晨,应该是与苏振国同一代人。
  这方诏书其实藏的很隐秘,是杨玄在一根玉腰带之中找到的,如果换了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发现这根腰带之中还有玄妙。
  杨玄忽然想到,苏振国好像是从帝位上退下来的,如果说诏书上所说的苏振晨才是真正的继位者的话,这么说来……
  杨玄摇了摇头,自古帝家无亲情,这话可真一点都没错。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谁当皇帝,与他何干。
  将密室中的宝物全部收入储物戒指中后,杨玄转身出了密室。
  神念微微一扫,他已经发现了那老头的位置。
  老头一家住在庄园的西北角,一方小小的院落之中,老头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院子中,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子。
  “老丈怎么称呼?”杨玄出现在他的面前。
  老头站了起来,把旱烟袋子往鞋底磕了几下之后,才道:“老爷叫我老郭就好。”
  “嗯,老郭,房内的是你的……?”
  房间内有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孩。
  不过那个小孩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妙。
  “是老朽的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子。”老郭愁眉苦脸道。
  这时候,屋中的男女走了出来,看见杨玄,连忙施礼道:“老爷。”
  杨玄看了看他们,都是下人的衣物,缝满了补丁。
  “小孩怎么了?”杨玄问。
  老郭愁苦道:“老朽的小孙子患病日久,恐怕……”
  说着,他一双老眼中,流下了几滴浑浊的泪水。
  杨玄有些奇怪问:“没请医师?”
  老郭低头道:“老爷,我们请不起医师。”
  “请不起?”杨玄大为奇怪,这整个庄园中的东西,随便哪一件拿出去卖了,都够请医生了吧,更不要说,他还在有些房间之中,发现了一些散碎的银两和金叶子。
  “东进第三间房中柜子下的抽屉里,就有金叶子,不会不知道吧,何不拿去给孙儿看病?”杨玄问。
  老郭叹气道:“老朽自然知道,但那不是老朽的东西,老朽不能拿,老爷在危难关头,救了老朽一家,又给了老朽一家一个安身之所,恩重如山,老朽又怎么能拿老爷的东西呢。”
  此话一出,杨玄肃然起敬。
  面对亲人重病,无钱医治,却仍然能坚守原则,不去动不属于他的东西,这等信念,非一般人能做到。
  但无奈的是,往往是这样的人,却大部分都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奈何。
  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正是如此。
  “老郭,从今天起,你便是这处庄园的主人了。”杨玄拿出了那片令牌,递了过去。
  “啊?”老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儿子儿媳也是同样的反应,整个人都傻掉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半晌之后,老郭才反应过来杨玄说了什么,满脸无措的道:“不不不,老爷,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杨玄不由分说,将令牌往他怀中一扔道:“我说可以就可以,拿着吧。今天以后,庄园中的所有财产,你是你的产业了,都可以任意处置,随后会有人官方的人给你送来地契等。”
  老郭推辞不得,只能满脸泪水的跪了下去,不住的磕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儿子儿媳也是如此,都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
  杨玄也不阻拦,只是笑了笑道:“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好人当然应该有好报,这不,你孙儿的病也已经好了。”
  “啊?”老郭猛然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杨玄。
  杨玄点了点头,示意他进去看看。
  等老郭进屋,发现孙儿已经痊愈,欣喜若狂的再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院子中已经空无一人。
  “苍天有眼!”老郭满脸泪水,缓缓的跪了下去。
  杨玄离开之后,直接回到了皇宫找到苏寒雨,将关于老郭的事安排了下去。
  按理说,找皇帝办这事,真的是大材小用。
  不过杨玄也没办法,他总不可能直接去找管理土地的官员吧,人家也不认识他。
  杨玄交代的事情,苏寒雨自然不敢怠慢,当即叫来大臣,就将这件事交代了下去。
  交代完之后,杨玄将他叫了过来,拿出那面开天经木牌,直接问道:“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苏寒雨疑惑的打量一会,摇摇道:“殿下,从未见过。”
  杨玄又问:“那你有听过开天经三个字吗?”
  苏寒雨想了一会,回答道:“没有。”
  杨玄脸上并无失望之色,他也只是随便一问,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
  “对了,苏振晨是你什么人?”
  苏寒雨明显一愣,才道:“回殿下,是我的太祖父,与老祖宗是同辈。”
  杨玄点了点头,将苏寒雨支走了。
  不说老郭一家自此一步登天,被杨玄只手改命,却说到了晚上,杨玄在任何人都不知道情况下,又一次出了皇宫。
  而他这次的目的,是日轮国的皇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