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475 :谁说没有枪头就捅不死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3177 田老祖濒死 (第1/1页)

我是来给肖先生送钱的!

三十号……

阳历年的倒数第二天!

当身披大红花、一身质朴着装的肖胜站在会场中心,接受各方媒体争相采访时,这个来自于陈寨村的小农民,成为了当地各大媒体的‘版宠’。

但此时,肖胜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或者说是动物园里那供人参观、拍照的大熊猫。

整张脸都因为始终保持微笑而变得僵硬,面对着记者们的提问,已经提前备好‘腹稿’的肖大官人,像一台复读机再转述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还不如一台复读机呢,最少复读机就一种声音。他需要声容并茂的阐述出来。

其中,问问题最为‘尖锐’且最为踊跃的就数韩亚妮这妮子了。跟八百年没跟男人说过话似得,一个问题接一个,最后还来了一句:肖胜同志,我代表淮城日报想给你做一次专访,你看你有时间吗?

“没有!”

韩亚妮一肚子的才华,伴随着肖胜这句‘没有’,而瞬间没了用武之地。

最终逃出现场的肖大官人,最为关心的是去哪里领奖金。光举着一个‘空头牌匾’他总觉得不踏实。

对,肖胜就是这么一个务实的小农民。

肖胜的这次颁奖仪式是在市局的主会议室召开,待到肖胜与来访的记者‘对答如流’的默契配合完后,前者完成了领钱的条件,后者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在一名女警员的引领下,肖胜去了趟财务室签字、走程序。待到他拿着那张该有十万元现金的支票时,这厮脸上洋溢着真挚的笑容。

然而,出门忘记看黄历的肖大官人,刚从财务室出来就碰到了‘打劫’的。

“胜哥哥,人家看上了一款打折的包包!不贵,才九万九千九,你给人家买吗。”

楼梯口前、四下无人处,韩亚妮拉着肖胜的右臂,眼睛‘眨巴眨巴’的嗲啦说道。

而听到这话的肖大官人,皮笑肉不笑的学着她的腔调,同样嗲啦的回答道:“韩妹妹,你看啊……地球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砰,噼里啪啦,咣……’

被挤在了墙角处,挨了一顿暴打的肖大官人,一脸‘委屈’的下了楼。神采奕奕的韩亚妮,‘哼’了一声紧随其后!

刚下了楼的肖胜,恰逢刘畅从警车内钻了出来。一见到肖胜,便毫不避讳的上去道贺。

“恭喜我们东城区的警务英雄啊。”

两人装模作样的握了握手,肖胜刚客套两句,刘畅就直接说道:“张虎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一脸‘诧异’的肖胜,声调上扬几许。其实,张虎能找到又何尝不是肖胜的‘功劳’呢?

当然,这份功劳现在记在了即将上任的王猛头上。有了这份功绩的推波助澜,大口镇派出所一把手的职位,王猛是十拿九稳了。

“韩小姐……”没有回答肖胜这个问题,刘畅先是跟韩亚妮打着招呼。

扭过头的肖大官人,看着单手插兜的韩亚妮,一副死皮膏药似得‘紧跟不舍’。肖胜单手拍在脑门道:“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

就在肖胜说完这话时,韩亚妮的手机恰巧响起。看了下号码的韩亚妮,笑着对肖胜说道:“今天先放你一马。”

待到韩亚妮走远之后,刘畅才重重给了肖胜一拳道:“可以啊,为你神魂颠倒。”

“别闹,问你正事呢。”

“在大口镇外的一个废弃垃圾站。把这厮救出来时,他就剩一口气了。看见我们的人时,抱着大腿就嚎嚎大哭啊。”

“救出来?还嚎嚎大哭?”表情夸张的肖胜继续演着。

“这事以后给你细说,我先去把具体情况跟韩局汇报一下。过了这几天,咱们聚一下。刚子他们几个准备宰狗大户呢。”

“你先告诉谁是‘狗大户’。”

“十万块啊!”说完刘畅又拍了拍肖胜的肩膀,然后兴冲冲的朝着楼上跑去。

愿意花‘九万九’给韩局千金买包的人大有人在,而愿意主动邀请刘畅、廖冲、吴刚以及王猛的人自然也有大把人。

韩亚妮自然不是为了要包,而刘畅等人当然不是因为要吃你肖胜一顿饭。这就是‘感情’,肖胜用人格魅力积累起来的感情。

就在肖胜起身朝着市局外走去之际,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下号码的肖大官人,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赵姐到淮城了?”

今天是小丫头赵静的生日!可由于是上学期间,她没法回村。几天头里,肖胜就准备着这顿饭。本来,按照他的意思是在晚上。可赵绮红死活不肯,至于原因……

明面上赵绮红说是怕吃亏,实际上还是怕晚上和肖胜一起回家怕村里人说闲话。嘴上是不相信肖胜为人,实际上还是在为肖胜的名声着想。

在赵绮红的认知里,她自己毕竟是寡妇。声名称不上狼藉,可与名望蒸蒸日上的肖胜搅合在一起,肯定会对他有影响的。

肖胜总觉得这个女人,过于小心翼翼了。但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她的未雨绸缪总能为肖胜省去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好,蛋糕我昨天就订好了!我肯定在她放学之前赶到,对,我这边已经结束了。”

弯身去拧自己的电瓶车,待到肖胜挂上电话之际,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径直的停靠在了肖胜身后。

他本以为,这又是来警局办事的人。所以,也没太在意。可当对方把车门推开下来之后,询问了一声:“你是肖胜?肖先生?”时,肖胜这才扭头郑重其事的望向对方。

“对,我是!你是……”

“这是我的名片,锦华集团的总裁助理。我姓朱,你可以喊我朱助理!”

接过对方镀金的名片,瞄了一眼的肖胜,嘴里嘀咕道:“朱文杰……”

“正是鄙人!”

“你是不是找错人了?貌似我跟你们锦华集团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其实心里已经明白对方来意的肖胜,故意装着糊涂。

过了春节,冰只要化冻,矿上差不多就要干活了。其实,有的私矿在现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仍有开工的。往年这个时候,陈麻六管辖的那几处煤矿,也在干着。之前不是因为肖胜的事情,冒出来几个‘逃犯’。

怕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盯上,所有就提前放假了。说白了,还是陈家兄弟爱惜羽毛。但这一次,却他们这个三弟给坑惨了。据说,现在陈泰山还在区里交代情况内。

“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是来给肖先生送钱的!”

“送钱?”

“对,就是送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