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41 霸道的陈正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988 属于她的东西 (第1/2页)

牛郎
  牛郎织女是中国古代著名的民间爱情故事,主要内容是牛郎织女超越仙凡之别,相知相爱,却被大恶人王母娘娘拆散,阻隔在银河两端,喜鹊为两人忠贞的爱情所感动,每年七月七日搭成一座鹊桥,帮助两人见面,发泄积累了一年的思念。
  但这个故事真的那么唯美吗?
  仔细想想,牛郎根本是个品性低劣的偷窥狂,被自家老牛忽悠了一下,立刻色心大发,去偷窥七仙女洗澡,而且这家伙还是个颜控直男癌,因为最小的仙女长得最漂亮就看上了对方,偷偷藏了小仙女的衣服,然后以此威胁对方嫁给自己。
  尽管婚后两人相亲相爱,还生了一对孩子,可这就能否认牛郎当初所犯下的过错?
  这个故事跟女大学生被骗到山区,剥夺了人生自由,遭到监禁和调教,被迫给山里男人生孩子有什么区别?
  数十年后,有记者挖掘出了此事,想要报导却被已经变成山中老妪的女大学生阻止,称不想被打扰生活。
  难道是女大学生犯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上了对方?
  不,应该说是她认命了,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出山不出山又有什么意义呢?她已经没有被拯救的可能了。
  想来,织女也是一样的心境。
  当然了,古人的思维和现代人不同,以现代的价值观去评价古人本就是个非常蛋疼的事,之所以会想到这些,是因为司明现在也觉得非常蛋疼。
  什么牛郎、李逍遥、野比大雄,他完全没想过啊!
  “那个……你的衣服在这里,赶紧穿上吧,免得着凉。”
  司明按照正常的逻辑,拿起放在湖边石头上的衣服,交给对方。
  “啊?哦,谢谢你……”
  金发少女的眼神有些飘忽,大脑处理器似乎跟不上现实的脚步。
  “那我就不打扰你更衣了,山上还有一桌酒席,不少人正等着我过去呢。”
  “嗯,那你赶紧去吧,免得别人等得着急。”
  “后会有期。”
  “后会……死刑!”
  金发少女把衣服往身上一套,突然醒悟过来,不再跟着司明的节奏,右手一拍温泉湖面,激起一道飞浪,于中途化成一条水莽,张开大口咬向司明,同时左手黏住一滴水珠,屈指一弹,小小的水珠竟而发出子弹出膛的声音,喷射而出。
  司明见状,知晓这都是《水月宝鉴》上的武功,前者叫“百兽幻舞掌”,后者叫“击石劲”,乃是出自《尚书·舜典》里的典故——当舜帝任命夔为掌管音乐的官员时,夔回答说“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虽然凭身躯硬抗这两招也无什么大碍,但他刚练了《水月宝鉴》,不觉技痒,当下催动飘渺云烟掌,使一招“吸”字诀,将大量的水蒸气吸取过来,在他掌间凝聚成水,接着也催动“百兽幻舞掌”和“击石劲”,正面相抗。
  两颗水珠当空相撞,金发少女内功更深一筹,将司明的水珠击得粉碎,当司明运用了火符碧微针的技巧,将一道火劲藏在水珠之中,遭到冲突爆发开来,将少女的水珠当空蒸发掉。
  与此同时,司明以百兽幻舞掌自水气中化出一头鹰隼,扑闪着翅膀飞抓而下,一对利爪击破水蟒七寸。
  “好贼子,居然偷学本家绝学!”
  因为水汽朦胧,加上遭遇的事情太过刺激,令记忆出现了自动模糊化,金发少女一时没有看清司明的长相,只知道是个男的,而少族长虽然宣布允许族中男性修习《水月宝鉴》,可那不过是昨天的事,不可能有人用一天的工夫就将宝鉴上的武功修炼到这等地步,必然是偷学已久。
  于是她义愤填膺,出手更见犀利,左手的击石劲好似强弩利箭,越发密集,嗖嗖射个不停,右手舒掌控制水汽,化出一头猛虎,扑向鹰隼。
  正常情况下,陆虎必然奈何不了会飞的鹰隼,但此时的双方都是由水汽所化,并没有飞的概念,只见老虎一扑就将鹰隼击得粉碎,化作水滴四溅。
  司明见状,右手催动飘渺云烟掌,以柔消锐,将对方的击石劲尽数化去,左手摄取水汽变出一头熊罴,一巴掌将猛虎拍得粉碎。
  金发少女化出蛟龙腾空,宛转射落,龙尾一甩将熊罴砸破,司明想起《封神演义》里的一件法宝,于是变出一把大剪刀,将蛟龙拦腰剪断。
  两人以百兽幻舞掌,衍化出各种神奇猛兽,斗得不亦乐乎,忽然外围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花?S小姐,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打斗声?”
  司花?S回过神来,正欲放声大喊,可此时半空中的水汽都被司明吸走了,没了阻挡,她看清了司明的长相,一下子将人认了出来。
  “是你!你是司镜玉的弟弟……”
  司花?S脸色表情几度变化,又是疑惑又是震惊又是难过,最后她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吧,我会帮掩饰过去的。”
  司明心想,这位估计也是个聪明人,十有八九是从她母亲那里听到了什么,或者察觉到了什么,根据眼下的情况推理出了真相。
  不得不佩服,司花睦这女人真能狠下心,居然把亲生女儿用作美人计,这本钱下得够大的,真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女儿套不住色狼。
  换成一般的动漫情节,司明这时候就会跳进温泉,潜入水底藏在司花?S背后,来一回香艳的接触,但他本就打算借这个机会与司花?S扯上关系,主动扔个把柄给对方也没什么不好的。
  当下也懒得躲藏,直接扯开喉咙喊道:“非礼啦,快来人啊——”
  司花?S一脸懵逼的表情,好似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怎么完全弄不懂事情发展的逻辑呢?
  不多时,一帮人围了过来,将司明抓了个人赃并获,但这些人脸上也是跟司花?S相同的表情,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贼喊抓贼,想倒打一耙?
  可你一个男的干干净净站在岸上,人家一个女的湿漉漉的站在水里,谁非礼谁不是一目了然吗?
  这时,就见司明满怀歉意道:“是我的错,没有乖乖留在原地,听到了声音后就随意到处乱走,结果撞见了在沐浴的司花?S姑娘,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我会像牛郎啊呸!我会好好负起责任的,你们要打我骂我,我都认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