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68 抉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2129 皇上 (第1/7页)


  她无力垂在两侧的手动了动,她慢慢抬起手环住时焕的脖子,学着时焕亲吻她的方式,用微凉的唇瓣贴上时焕的嘴唇,她的动作有些忐忑和生涩,但却让时焕猛地愣了下。
  片刻后,时焕转被动为主动,攫住她的唇齿,极尽缠绵的掠夺。
  身上本就没有了衣服的遮挡,在安静的房间里,耳边是彼此略显粗重的声音,一时间连空气都沸腾了起来。
  时焕克制的从她唇瓣上移开,在她耳边嗓音性感到极致的说道:“欢欢,你别真以为我是什么正人君子柳下惠,我想弄你很久了,像那天晚上在酒店那样……我之所以忍着,是不想伤到孩子。”
  慕欢欢又搂紧时焕的脖子,拉近自己,她吻着时焕的耳朵道:“时焕,以前你说的那些我都答应了,你要娶我我答应你,你想我陪你上床我也答应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就一个。”慕欢欢定定的说道:“你让我把这个孩子打掉好不好,以后你也不要再逼我给你生孩子,好不好?”
  在慕欢欢说出打掉孩子的时候,时焕身体已经僵了下来,身上的欲望也在顷刻间褪去。
  原来她这么主动这么乖,不过是希望他同意打掉孩子!
  慕欢欢又道:“现在它还算不上一个生命,只是一个受孕的胚胎而已,时焕,若是你真的想要孩子,以后你可以找其他女人给你生……”
  “慕欢欢,你够了!”时焕狠狠拉开她的手,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悬在半空俯视着她平静的脸,“我真不知道你究竟哪来的底气觉得,你愿意嫁我陪我上床,我就会同意你谋杀我的孩子!慕欢欢,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时焕再次掐住慕欢欢的下颌,他用指尖点在她左边胸口的位置,“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对这个孩子毫无感情吗?你若真的不想要,那天你爸要带你去医院打掉它的时候,你怎么不愿意听从你爸的话去打掉?而是跟着贺君庭躲到了B市去!”
  说完这话,时焕从慕欢欢的身上毫不留情的起来,重新拿了件衬衣穿上重重的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房间静的能清楚的听见刚才时焕手指点的位置,频率紊乱的跳动声音。
  慕欢欢就那么躺在床上久久没动,有些事情别人都以为她忘了,她自己也骗自己,她已经忘了,可实际上,她如何能忘得掉。
  那个人是她的母亲,是给她生命的女人,她身上淌着的是那个人的血,基因这种东西是有遗传性的。
  ……
  江橙刚走进时焕公寓的时候,就被一股浓烈的烟味给呛得不行。
  她看了眼自她进来只冷冷扫了她一眼的时焕,又看了看已经满了的烟灰缸,语气不善道:“你不是说欢欢在你这儿么,她人呢?”
  看他这样就知道心情不太好,时焕这人小的时候就经常跟人打架斗殴,虽然没听说他打过女人,但她还是不放心。
  时焕又从烟盒拿出一支烟点上,抬眸漠然的瞥了她一眼,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慕欢欢以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江橙愣了下,自发的在离时焕最远的单人沙发坐下,皱了皱眉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时焕垂眸兀自抽烟吐出烟圈,声音没有起伏,但微微拧了下的眉头显示了他的不耐烦,“你如果知道,只需要告诉我就行!”
  江橙笑了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时二少既然这么想知道,可以自己去查,何必来问我!”
  “江橙了,你是不是觉得你哥哥江默是我兄弟,我就不敢对他妹妹怎么样?”时焕叼着烟眯眼看了她一下,“你最近似乎有部戏要拍对吧?这部戏星耀可是投了不少的钱,换个女主……噢,不对,换个男主角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江橙瞪着她半响才咬牙切齿道:“你真卑鄙!”
  时焕弹了下烟灰,“卑不卑鄙无所谓,行之有效就行。”
  “你想知道什么?”江橙咬牙道。
  时焕没立刻开口,而是沉默了好几分钟,等的江橙都快不耐烦了,才轻启薄唇,“慕欢欢想打掉孩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可能!”江橙下意识就反驳道,“欢欢明明很想要孩子的,怎么可能想打掉?”
  她虽然算不上百分之百了解慕欢欢,但她说到孩子时的神情,分明时想把孩子生下来的,怎么可能想打掉。
  时焕漆黑的眸子落在江橙的脸上,“所以我才问你知不知道些什么。”
  江橙看时焕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难道欢欢时真的有打掉孩子的打算吗?
  江橙仔细在脑子里过滤了一圈,“我觉得可能跟她家里的事情有关,但她家里的那些事情她几乎不跟别人提,所以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她跟她爸关系不好,但为什么不好,我就不太清楚了。”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江橙还是有些不信,“欢欢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时焕没再说什么,一根烟抽完,对江橙道:“她在楼上卧室,你上去陪着她,我要出去一会儿,我没回来,你不许离开!”
  江橙:“……”
  我是你老妈子呢,你让我干啥就干啥!
  江橙虽然很不愿意被时焕这么使唤,但想到那个人是慕欢欢,她也就忍下这口恶气了,大不了以后逮着机会报复回来!
  时焕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门,江橙拉开隔着阳台的推拉门,散了一下屋内的烟味儿才上楼,眼睛在走廊上扫了一圈,便锁定了时焕所说的卧室。
  她敲了下门,“欢欢,我是橙橙,我进来了噢?”
  没有人回答她,江橙还是推开了门进去,她在卧室没看到人,反而听到浴室哗哗的水流声,猜想慕欢欢应该在洗澡。
  她看了下床边被撕碎的裙子,脸倏然胀的通红,脑子里已经补出一场野兽和美少女的画面。
  时焕这个禽兽,欢欢可是怀着他的孩子,他竟然还……
  江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浴室门打开,慕欢欢穿着一件衬衣走了出来,看到江橙的时候她愣了下,“橙橙,你怎么来了?”
  刚问完,慕欢欢就想到了答案,毫无疑问,江橙会知道她在这里,肯定是时焕告诉她的。
  慕欢欢衬衣领口的扣子并没有全部扣上,江橙一下就瞧见了她脖子颈部上的暧昧痕迹,她气呼呼的上前扒开看了下,“欢欢,时焕这王八蛋还是不是人?你可是怀着他的儿子,他怎么还能……”
  慕欢欢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误会了,“他没对我怎样。”
  “这样还叫没对你怎样?”江橙无法理解,“那要拿皮鞭抽滴蜡烛才叫怎样吗?”
  “……”
  江橙虽然混娱乐圈,但因为家庭背景的愿意,不需要靠潜规则上位,所以没领教过娱乐圈的肮脏,她二十三岁的年纪,在男女方面单纯的还像一张白纸。
  慕欢欢虽然经验也不多,但也知道这种事很难解释,她索性也不想费心去解释了。
  “下午是你打电话让时焕去慕家的?”慕欢欢将毛巾披在肩上,走到房间的沙发上坐下。
  江橙点头说是,她当时就觉得慕欢欢回去会有麻烦,这件事本就因时焕而起,慕欢欢怀的孩子也是他的,他理应承担这份责任。
  但她不确定慕欢欢希不希望她这么做,她看了眼慕欢欢,“欢欢,你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
  慕欢欢弯着嘴角停了一会儿,“橙橙,我应该感谢你的。”
  若不是江橙通知了时焕,她现在还能安安生生的坐在这里跟江橙讲话吗?
  看慕欢欢的神情,江橙有些不好的预感,“欢欢,在慕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慕欢欢眉心动了动,她轻笑道:“没发生什么,只是我和慕董事长又吵了一架。”
  慕欢欢很多的小动作,江橙都是清楚的,例如口不对心的时候,睫毛会不自觉的颤动。
  但有些事慕欢欢不愿意让她知道,她作为朋友还是应该保持尊重,斟酌了一会儿,她问慕欢欢:“刚才时焕问了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他告诉我,你想打掉孩子。欢欢,下午的时候,我看你还是很想把它生下来的,为什么突然就不想了?”
  “他人呢?”慕欢欢轻声问道。
  江橙知道他说的是时焕,但提到这个名字,她就觉得讨厌,“他说有事情要出去一会儿,谁知道去哪儿了!”
  “嗯。”慕欢欢重新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有些心不在焉的擦着头发,她牵着唇语气些微的讽刺道:“橙橙,我跟时焕说,只要他不再逼我生下这个孩子,我愿意嫁给他陪他上床,可时焕偏偏不愿意呢……”
  “欢欢,你干嘛这样!”江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不想生就不生,理时焕那个疯子干什么!”
  慕欢欢的漂浮的盯着空气中的某处,“橙橙,这几年我费尽力气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突然发现,被别人宠着好像也挺不错的,心情不好可以冲他撒气,看他不顺眼可以随时给他甩脸色,不用担心外界如何,只怕他在身边就觉得很安心。?”
  “但我又怕,自己会太过沉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