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 司马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679 P4实验室 (第1/4页)

蛋蛋人形
  星燃看着这一幕不禁笑道:“师尊,当初你对我好时,我也是这般。”
  尘清毫不留情的揭穿他,“是吗?我怎记得是你撒娇换来的。”星燃不悦的嘟嘴,小声道:“师尊真是不解风情。”尘清但笑不语。
  这场宴席一直吃到东方发亮,星燃这几天吃的实在太多了,他摸着微微鼓起的肚子对尘清笑道:“师尊,你看像不像怀孕的肚子。”尘清将手覆上了他的肚子笑道:“我的孩子。”
  星燃被尘清这番“狂言”给吓着了,他看着尘清那副正经的表情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他趴到尘清怀里可怜兮兮道:“师尊想要孩子?师尊不想要我了……”
  尘清忍无可忍的把他给拽起来,绕过这群喝的东倒西歪的仙子、仙君们就朝庭院走去,星燃懒洋洋的趴在他肩膀任由尘清拽着他朝前走。
  墨纾见尘清走了,他直接抱起喝醉的阿惟也跟了上去,“尘清,等我啊,咱们住一起的。”
  采苓吃的也撑着了,她揉了揉涨起的小肚子不禁小道:“啊~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呢,也从没吃过这么饱。”
  龙王心里很是难受,他低头笑道:“今天是我女儿的生辰,只不过她不在了。”
  采苓好奇问道:“那她去哪了?”龙王看着她轻道:“她触犯了天道,已经入轮回了。”采苓摇了摇头,她不懂,但她还是伸手拍了拍龙王的背,哄道:“义父你别伤心,她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就可以陪你了。”
  兮??他们早就吃完了,只是看龙王和采苓聊的挺不错一直没好意思上前打扰,采苓看了看天色对龙王笑道:“义父,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跟兮??他们回去,我们有缘再见啦。”
  龙王看着她站起身,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她的衣角,“采苓,你跟我去龙宫一趟可以吗,我女儿和你长的很像,她母亲想念她很久了,所以……”
  采苓轻“喔”一声,随即笑着看向他,“怪不得您会让我叫您义父呢,采苓从不欠别人的,今天你给我吃了这么多好吃的,那我就跟你去吧。”
  龙王大喜,他起身对将仲几人说明了情况带着采苓就下海了。
  见采苓走后,?拌罅?ζ鹕砬峥纫簧??遄帕澈苁钦??溃骸百??、白华你俩快回去睡觉,不然长不高的。”
  兮??不悦的皱眉,看向面无异色的大师兄,“大师兄,你看?拌笏?铮??髅饕彩切『⒆勇?”
  将仲轻咳一声,不动声色的说道:“我有事和你们二师兄商讨一番,你俩先回去吧。”
  一遍的?拌蟮靡獾奈舶投家?痰教焐先チ耍?枪傻蒙?⒑苁侨萌嘶鸫蟆?br />  兮??只好在心里把自家二师兄和大师兄给狠狠地揍了一顿。
  待着两人走后,?拌竺氡浜π叩摹靶∧镒印币欢?欢?恼驹诮?偕肀撸??僬酒鹕砝?∷?氖智岬溃骸按鹩ε隳憧丛碌模?皇逞裕?甙伞!?拌蠛熳帕澄战袅怂?氖郑?帷班拧币簧??狭怂??br />  将仲唇角泛起点点笑意,两人的身影在月下掠过,将仲拉着他上了合仙台最高的顶上。两人寻了个合适的姿势,便坐了下来。
  将仲拉着他冰凉的手塞到了自己的袖中,两人相对无言,有的只是两人“怦怦怦”乱跳的心声,谁都不想打破这片静谧,这样,就挺好的。
  月光清冷皎洁,连海面都像是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
  庭院里,尘清和星燃也坐到了房顶,星燃依偎在他胸口,用手描绘着天上这明月,他有点想念父尊和?罹了。
  “师尊,从仙境出来跟我回一趟无渊之境好吗?父尊和?罹想见你。”
  “听你的。”
  “那师尊以后可以跟我生活在魔界吗,我们可以像父尊他们那样建一座竹楼,种一些仙草花果,若是师尊厌倦了,我们就去七山住上几千年再回来,嗯?”
  “好,只要有你,师尊去哪都好。”
  星燃笑着捧起他的脸虔诚的吻住了他微凉的唇,月下的两人紧紧依偎,十指相扣,只要有你,哪里都是家。
  昨夜里下了一场大雪,洋洋洒洒的将这无渊境内变成了银装素裹,今日里这许久没开花的雪梅也开出了淡黄、略粉的小花,庭院里堆了足足一尺厚的雪,寒意阵阵向房中袭来。
  ?罹裹着一件厚厚的披风坐在小火炉旁边,手中还抱着一只汤婆子,巫焱看他这样不禁笑了,低头为他斟了一杯酒,“怎么冻成这般了?”
  ?罹颤着手接过那酒杯,看着院外这随风飘飞的雪不禁又打了个寒颤,“没办法,我记得我以前淘气的时候曾被天帝那家伙给丢到雪极了,从那之后我就怕冷了,好冷啊……”
  巫焱不客气的笑了,他站起身就要朝外走,?罹不解,“干嘛去?”巫焱指了指院中那盛开的雪梅,“折几枝来,许久没见过梅花了,我记得上一次见还是在人界时。”
  ?罹吃味的轻哼一声,乖乖抱着火炉不吭声了,巫焱笑着走出门,一步步朝那墙角的梅树走去。
  只听一声聒噪,一只黑色的蛋就从房中飞了出去,扑扇着它那小翅膀就冲进了雪地里,“雪?!下雪了?!巫焱这里怎么下雪了?是你施法下的吗?”
  巫焱拿着几枝梅花从他身边走过,他身后却没丁点的痕迹,踏雪无痕。“是魔界出了乱子,对无渊之境产生了一点影响,所以下雪了。”
  黑蛋蛋在雪里钻来钻去玩的好不开心,“真好看~?罹快来玩啊~”
  ?罹看着在雪里打滚的黑蛋蛋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他觉得他现在更冷了。
  巫焱将梅花插在了一个小玉瓶中,折身又端了一盘点心放到了?罹身侧,“巽纣还在修炼?你对那孩子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些?”
  ?罹伸手拿起一块点心就朝嘴里塞,含糊道:“我怎么舍得对他苛刻啊,这小子非要修炼,说是过些日子跟星燃出去时可以保护星燃。”
  巫焱笑着点了点头,“有心了。”他话音刚落,黑蛋蛋就一头扑到巫焱怀里了,抓着他的衣袖就叫嚷开了,“巫焱,小耳朵呢?他一定没见过雪,我要去叫他一起玩。”
  巫焱捏起他,看了看自己被他蹭湿那地方,无奈道:“你怎么整日就知道玩耍,巽纣在修炼你还是别去打扰他了,不然他又会不理你。”
  黑蛋蛋的委屈的低下头,“可是、我想跟他玩啊,他好白……”巫焱笑,把他放到桌案上很是正经道:“你已经出世很久了,除了长出个翅膀其他的都没有变化,星燃走之前是怎么嘱咐你的?”
  黑蛋蛋的头都快埋到地下去了,他委屈的小声道:“爹爹说……必须修炼出人形,不然……不然、爹爹就把我封印起来……呜呜呜……可、可是、可是我修炼不出来啊,呜呜爹爹最坏了!”
  巫焱不忍心逼它只好叹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抚慰道:“别哭了,去找巽纣吧,就允许这一次啊,玩完之后就去修炼。”
  黑蛋蛋破涕为笑,扇着小翅膀就朝巽纣的房间飞去,嘴里不停的喊着“小耳朵~快出来玩啊~下雪了~~~”
  ?罹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对巫焱笑道:“我去书房查查怎么让这黑蛋蛋修炼的法子,这小家伙真是费劲,早知道就让它跟着星燃去了。”?罹刚转身就又想起了一件事,他皱眉对巫焱问道:“伯?那家伙是不是喜欢你?”
  巫焱一愣,一脸不解的看着?罹,“怎么这么问?他怎会喜欢我,当年可是他逼我跳入这无渊之境的。”?罹冷笑一声,“那这么说,我还该感谢他了,要不是他我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你了呢。”
  巫焱不想跟他辩解,?罹不依不饶的又坐回了他身边一副无赖的样子,“那他当初为什么背叛你?”巫焱额上青筋暴起,他咬牙道:“我怎会知道。”
  ?罹皱眉食指轻叩这桌面,他眯着眼幽幽道:“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年他不肯你养我那事,他还抱你了,你敢说你不知道?”
  巫焱无语的看着快要炸毛的?罹,他现在还能说什么?最好就是什么也不说,这傻玩意隔三差五的就犯病,他表示他习惯了。
  ?罹看他不说话心里的火更大了,他烦躁的站起身,这会看什么都不顺眼,身体的戾气多的快要将他的理智冲破了。巫焱只得起身把他拉到怀里轻声细语哄着,“哪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你还记得这么清楚,难道你不知道我心里的人一直是你吗,嗯?别闹了,乖~”
  ?罹紧紧抱着他,一双眼里尽是委屈。巫焱弯腰抱起他朝房间走去,?罹这样的情况他多多少少的都习惯了,每一次总会变成孩子大小的心智,不可理喻,但你还就必须得哄着他。
  从他第一次见?罹时,他就知道自己跟他好像有许多的事、有许多的路要走……?罹的性子古怪,他说过在天界他只有一个朋友,后来他被驱逐,受伤坠入了魔界被巫焱捡到。
  巫焱待他很好,日夜带在身边,任何人不得伤害这条小黑龙,那时的?罹心智只有孩童那般,脾气很是坏,整个魔宫就只有巫焱能治得住他。
  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罹偶尔会变成这样,巫焱每次都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宠着他。
  黑蛋蛋刚进小耳朵的门就被小耳朵给捏着翅膀扔出来了,黑蛋蛋气的直踹门,里面的人闭着眼不为所动,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一般。
  黑蛋蛋在门外坐着很是委屈,它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小耳朵不喜欢它,明明爹爹说自己很可爱的,难道小耳朵不喜欢可爱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这黑漆漆的身子,心里一阵难过,也对,自己这么圆这么黑,压根不会有人喜欢的,爹爹是个大骗子!
  黑蛋蛋越想越难过,小耳朵是一只大老虎可以帮爹爹打走坏人,而它只是一颗蛋,什么用都没有……爹爹对它这么好它却不能帮爹爹……
  黑蛋蛋两眼尽是委屈,低头看了看自己,想了想便扭头扑扇着翅膀就飞出了这院子。
  天渐渐黑了下来,院外的暴风雪更加肆虐了,小耳朵在房内修炼了一番这才想起那个被他赶出去的黑蛋蛋,他头疼的从榻上下来,穿上鞋子推开门轻喊道:“黑蛋蛋?”嗯?没人?
  他转过旋梯走了下去,“黑蛋蛋?”寂静的大厅无一人应他,他皱着眉打开门帘朝外看去,庭院外解释一片苍茫,他看着这雪不禁有些出神,“这是雪?”
  他走到走廊,伸手接下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刚到掌心雪花就化为了一小滩水,他笑了笑,回身刚要喊黑蛋蛋才发觉那只黑蛋蛋不在,他头顶的耳朵瞬间耷拉了下来。
  他在走廊的栏杆处坐了好大一会直到那雪都快将他的腿掩埋了,他才站起身朝房间走去。
  直到第二天的晌午,黑蛋蛋都没露面,就连?罹也好奇的问道:“黑蛋蛋呢?”巫焱皱了下眉,他朝庭院外看了看,依旧是一片苍茫,“难道出去了?”
  小耳朵没精打采的看着外面,他突然想起自己昨天赶他出去的那一幕,他心里顿时一个不好的念头,他眼中一抹慌乱连声招呼都没打化为原形就冲出了庭院。
  巫焱本想跟着追出去的,?罹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角悠悠道:“放心吧,没事,巽纣懂事,蛋蛋也跑不远。”巫焱半信半疑的看他一眼但还是坐了下来,一双眼紧紧的看着门外。
  小耳朵低头在空气中嗅了嗅不确定的在原地踱了一阵才朝南面跑去,他心里一阵着急,这黑蛋蛋虽然有时候很讨厌,但是对自己有时还是挺好的,想到这他不好意思的“哼哧”了一声,如果是因为自己它才出走的,那就该由自己找回来,不然星燃回来肯定会不开心的。
  他一路嗅着黑蛋蛋的气息跑出了足足百里路,眼看这路越来越难走,小耳朵不禁放慢了步子,这四周都是断崖,若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崖。
  又走了大概半个多时辰,小耳朵刚爬上一个山坡就看到悬崖边上趴着一个黑色的东西,他心中一喜,化为人形就要朝它走去,就见几条白色的蛇比他先行一步朝那黑色的东西爬去了。
  小耳朵心道不好,几个飞步上前就把那黑色的东西给抱到了怀里,那几条蛇吐着蛇信子摇着尾巴就朝小耳朵飞来,小耳朵一个躲闪不及,就被其中一条咬到了手臂,他皱着眉将那蛇一把扯下丢下了悬崖。
  被咬到胳膊瞬间就没了知觉,伤口正逐渐变成冰块,他忍着痛御风又跑出了几里,等身后那些蛇不再追之后他才靠到了一棵大树上喘了口气,他低头一看,这怀中的怎是一个孩子?!
  他心中一阵慌乱,这的确是黑蛋蛋的气息,难道这孩子是……黑蛋蛋?!小耳朵看着这粉雕玉砌小孩不禁愣住了,他伸手小心的碰了碰着闭着眼的孩子,小脸温热,呼吸均匀。
  直到他手臂传来一阵疼痛,他才回过神,这整条胳膊都已经变成冰雕了,小耳朵将这黑蛋蛋塞到自己怀里,忍着痛飞快的朝庭院跑去。
  他怀里的孩子啃着手指呼塌呼塌的睡的正香,丝毫不知身边这人为了救他差点丢了命。
  【作者有话说:晚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